糖番茄

Ride Eternal-Ch.6

Ch.5


【】中是译注。

请勿转载,谢谢!!


Chapter 6


城堡变成了地平线上一座模糊的山丘,飞行单位的引擎声终于出现在奥利安上方。但当他扫描了震天尊的机体后,火种里的快乐迅速消失,变得空荡荡的。灰色飞机被烟灰和燃烧的能量所覆盖,一部分装甲已经不见了,暴露出火星四溅的电路。

“你受伤了!”

“死不了。别减速,奥利安。”震天尊在他头顶转了一圈。“我打倒了一些飞行单位,但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有‘同伴’了。我掩盖了你的车辙印,希望能争取一些时间。”

“掩盖我的车辙印?怎么做的?”

“尽可能飞低,把沙子吹上去。”震天尊想要笑,结果却只能让自己咳嗽。

“你还能抬起油罐箱吗?”他们最初的计划是到达竞天择领地边界的山脊,并藏身在岩石中,但只有通过空中运输才能把拖车运到那里。但听震天尊排气扇传来的糟糕呼哧声,估计……

“走着瞧吧,”震天尊干巴巴地回答,奥利安的燃油泵收缩起来。希望普神保佑他们。

东方的天空变得越来越亮,星星一个接一个变淡。但今天,黎明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带来希望的曙光:升起的太阳迎来了喷气推进器的轰鸣和狂热的战斗呐喊,竞天择的飞行单位追上了他们。

“震天尊——”

“开车!”震天尊怒吼了一声,急速转身迎击追捕者——那支他曾经率领过的队伍。奥利安开着车,专注于前方的道路,却仍然无法避开激光炮的射击声、装甲碎裂的尖锐声以及恶毒的喊叫声。

“叛徒!”

“今天看起来没那么神气了,将军!”

“嘿,你觉得我能顶替你的位置吗,诶,老威?”

“我们那么信任你!!!”

震天尊只是低声怒吼着,大炮不停地轰击。黑烟挡住了奥利安的视线,他差点儿没能避开一架正好坠毁在他前面的飞行单位。沙子像潮水一样从奥利安的轮子下飞出来,拖车挂钩吱嘎作响,但是奥利安越过了燃烧的遗骸,就差那么一英寸。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火种漏跳了一拍,而现在它正在喉咙下的某个地方狂跳着。

“抓住他!抓住抄写员!”

右边又有一架坠毁飞机,热气舔过他的底盘侧面。他们没有向他开火——这至少是一种安慰——但面对震天尊他们没有任何缩手缩脚。在清晨的天空中,奥利安看到他同时抗击两个对手……另一个飞行单位落到了奥利安的头顶上,他的整个车体都摇晃起来,差点从轮子上甩出去。

奥利安开始漂移,试图找到平衡,但在一个急转弯时,额外的重量几乎使他翻车。爪尖刮伤了他的挡风板——飞行单位也在尽力让自己不掉下来,奥利安又故意来了一次急转弯。

“下来,放开我!”奥利安吼着,飞行单位从一边到另一边晃来晃去,爪手挖进了接缝——

直到一个灰色机体猛撞过来,把他从卡车上推开。飞行单位四肢和翅膀扭曲着摔到地上,随后一发融合炮终结了他。

“这是最后一个!”震天尊宣称,尽管受了新伤,但声音却奇怪地比之前更有力。

奥利安忍不住被胜利的欣喜所感染。

“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可以抵达山上!“

但他们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下一秒,震天尊的声音就变得紧张起来。

“我看到了追兵。竞天择派出了他的战士。”

“有多少?”

没有回答。

“震天尊?”奥利安提高了声音,试图压住自己的恐慌。“多少?”

“看起来是……全部。”

≌ • ≌ • ≌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变成了一次绝望的行程:奥利安用最高速度行驶着,不再关心他轮胎状态和热得发痛的引擎。震天尊默默地在他上空盘旋,有时会返回去追击那些脱离了大部队的战士。但这并没多大用处:两者之间的距离缓慢而稳定地缩小着,奥利安已经可以听到厮杀呐喊和微弱的轰隆声。声音就像……它不仅是从后方传来。

震天尊从高处飞下来,在他的头顶上完成了俯冲。

“奥利安!改变计划!山间有一条通道。我们穿过它,到另一侧去。”

“不找地方隐蔽吗?”

“不,有一个更好的机会。相信我!”

“好的,”奥利安同意了。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震天尊熟悉这些地方,所以如果他看到山脊另一边有更好的机会,奥利安必须相信他的判断。

这是一条在参差不齐、坍塌破裂的石头和金属墙之间蜿蜒盘绕的峡谷。岩石十分古老,被猛烈的风暴慢慢碾成沙子,剥离它的金属地基,如同一具被剥去盔甲和线路的骨架。就像塞伯坦的所有事物一样,山脉也在死亡。

奥利安不得不放慢速度,以免碰撞或造成山体滑坡。唯一的安慰是他们的追捕者也必须这么做。并且,他们被迫一个接一个行进,成为更容易攻击的目标。这就是震天尊所说的机会吗?

但是走到峡谷尽头时,看到前方开阔的沙漠,奥利安无法遏制地倒抽了一口气。

整个地平线上,在沙质平原和昏暗天空之间,是一片巨大的锈尘云:一场沙漠风暴,残暴而无情的自然力量。它并不会在意金刚的身份地位,如果是住在铁堡或城堡里——当一场沙尘暴来临时,每个人都是奔跑躲藏。他们会发现那些没有坚固屋顶的倒霉家伙的尸体:曾是男性或女性金刚的机体残骸被卷到空中,然后再甩到地上,四肢被旋风扭曲。

所以这就是模糊雷声的来源——这就是震天尊在空中看到的。

“震天尊!我们必须躲避!”奥利安扫描这个区域想要找到洞穴或凹处,他所有的本能都在尖叫。

“不。我们首先得看看竞天择的队伍会怎么做。”

“什么?!”奥利安的第一反应是变形成金刚形态,然后把这些愚蠢的想法从震天尊的脑袋里摇出去。

“我们沿着山脊走。如果他们留在峡谷里,我们就躲起来。“

“那如果他们不停下?”

“如果他们蠢得在沙尘暴过来时跟随我们……那他们活该被撕开。”

“该死的,”奥利安哼了一声,但又启动了引擎。他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于是他继续开车,山脉在他的右侧,而风暴在他的左前方,像岩墙一样向他们压近,威胁着要碾碎他们。震天尊的装甲在无情呼啸的狂风中嘎嘎作响。几秒钟后,城堡追兵的先头部队就出现在他们身后——比预期还要快得多。现在他们就在奥利安传感器的范围内,有那么短短几秒钟,奥利安忘记了这场风暴:他认出了在最前方的重型装甲车。

“竞天择在这儿?!”他喊道,发声器结巴了。

“看起来我们对他真的很重要。”震天尊恶狠狠地说道,避开了一发炮弹。

在竞天择的后面,奥利安发现了一架紫色坦克——所以塔恩也来了。他毫不犹豫地跟随首领,而队伍的其他人落在后面,其中一些变形并指着风暴。

“前进,前进!”奥利安听到竞天择喊道。“抓住他们!”

“所以就是这样,”震天尊低声说。“奥利安!向左转!”

“你疯了?!我们会直接冲进风暴中!”

“确实如此。”震天尊下降,他的机身几乎碰到奥利安的驾驶室。“他们轻装上阵,而你拖着一个装满燃料的油罐箱。如果我降落在你的上面,应该足以让我们不至于被风暴刮起。”

“应该?!”

“要么这样,要么被他们抓住。”

没有进一步争论,奥利安急转向左。背后的喊叫声更多了:竞天择召集他的军队,塔恩怒骂他们是懦夫,还有战士们自我鼓劲的呐喊。激光烧到了奥利安车轮后的沙地上,但在竞天择的咆哮后,射击方向抬高了:

“小心点,你这个锈桶!不要伤到我的抄写员!”

这句话对奥利安的鞭策比其他任何东西都要有力。现在火力集中在震天尊身上,他不得不同时与即将来临的风暴搏斗并设法避开它们,显然在飞行中遇到了困难。奥利安也有自己的麻烦:沙尘溅到了他的挡风玻璃上,钻进他的装甲接缝。他收紧装甲,尽可能地保护关节。日光从他周围迅速消失,锈尘云遮住了太阳,现在除了风暴的嘶吼其他什么都没有。

“震天尊!下来!”他喊道,飞机遵从了:他的全部重量一下子都压到奥利安上头,让卡车失去了速度,他能感觉到震天尊变形并抓住了拖车挂钩。

然后,他们冲进了风暴中。

其他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压过了呼啸的风声,轰鸣的雷声和闪电的噼啪声。周围全都是大团的飞沙,微红色的阴影时不时被白色闪电切开。拖车在奥利安后面转动,但挂钩坚持住了——或者说,是震天尊坚持住了。奥利安感受到了他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这一切喧嚣疯狂中唯一的锚点——起码到目前为止,他的轮子还在地上。

又一道闪电照亮了他们的路,奥利安看到一些金刚被旋风抓住,无助地从他身边飞过。正如震天尊预测的那样,他们身后那一团黑色肯定是被撕裂的竞天择军队,那些碎片——曾经是金刚机体的碎片——被撕碎并像垃圾一样甩开。

“风暴会为我们解决他们!”震天尊大喊着,奥利安几乎没听清他在说什么,更多地是猜测它的意思。他没有时间去理解所听到的话,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聋了、瞎了也要继续行驶:前进,只有前进,竭尽所能!向前行驶,直到他的车轮从轮轴上脱落,或许他们就能活着出去。

≌ • ≌ • ≌

直到天空再次变为蓝色,风暴带起的剩余锈尘落下,奥利安仍然在拼命开车。如果背部的重量没有消失,他就不会停下。但这引发了一阵恐慌,促使奥利安停了下来——直到此时,他才发现风暴已经在他们后面,没有其他人跟着出来。

他变为金刚形态,让自己镇定了一下。他的关节吱吱作响,充满了沙子,显然是受伤了。他的双腿——装甲是尘土的颜色,透过覆盖的沙尘可以看到被磨损的小块蓝色。其他部位的装甲看起来也是相同状况。

奥利安摇了摇头,想要消除突如其来的眩晕——然后他终于看到震天尊无生气的机体躺在后面不远处。

奥利安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喊叫,冲向他的朋友,能量涌入他的音频接收器【类似人类紧张时血液流动,耳朵发烫的意思】。

“震天尊!”他奔跑时差点绊倒,跪倒在一动不动的机体旁。“震天尊!你……”

战士抓住奥利安的手腕,猛地坐了起来,抬起紧握的拳头——但在看到熟悉的脸后立即放松了下来。

“奥利安!”他红色光镜中的凶光消失了,把手按在胸前。“渣的……”

“你还好吗?”奥利安查看了朋友的机体,结果令人沮丧:震天尊以金刚形态穿过了沙尘暴,脸上全是深深的划痕和伤疤,他之前受的伤又被沙子侵蚀了。“普神……”奥利安碰了碰震天尊胸部一处巨大伤口的边缘,那里一整块装甲被撕下了,但战士挥开他的手。

“没事……我很好。”他艰难地站了起来,回头看向远处的风暴。“好像竞天择的军队已经完了。”

“看起来是的……”奥利安重复道,但震天尊迎上了他的光镜。

“你没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尽管状态很糟,他却大笑起来。“我们自由了!”

几秒钟过去,奥利安的脸慢慢亮了起来。

“自由……”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叹,仿佛第一次说出这个新词。“摆脱竞天择。摆脱城堡!”他的脸上溢满笑容,活力突然回到了他疲惫的机体中。

“没有所谓的领袖能再次命令我们!”震天尊笑着展开双臂。“我们会找到魔力神球!看看你的钥匙怎么显示?”

奥利安从子空间中掏出钥匙。它完好无损地从那场疯狂的追逐中幸存下来,精致的金属板像以前一样闪亮光滑。奥利安举起它挥动着,直到它发出一个熟悉而柔和的叮当声,闪烁起明亮的蓝色。

“东南方,和以前一样。”

“锈海就在那个方向上。”震天尊摸着下巴沉思。“我想知道是否必须穿过它。”

“很糟吗?”

“好吧,我们在沙尘暴中活了下来,不是吗?”震天尊耸了耸肩。没有什么可以破坏他的好心情。“我以前曾做过一次,所以能确定那是可行的。”

“你能飞吗?”奥利安对着震天尊的伤口皱眉。“也许我们应该先解决这个问题?”

“我得说,我们最好先和竞天择军队的残部之间再拉开些距离——如果已经有了一些的话。要是的确有人存活下来了,他们也必须返回,因为他们没有带油罐箱。”震天尊显得十分得意。“我想我还是能飞的。稍后我们停下来补充燃料,到那时再解决疗伤问题吧。”

“好。”奥利安不想争论。如果震天尊说他能做到,那就是能。而且,他的管线中仍然充满喜悦,像那样使用能量也是合理的。

他变形,再次连上拖车,然后他们出发了。

≌ • ≌ • ≌

“这是我们能召集到的所有人了,领袖。”吵闹向那些破烂悲惨的战士们做了一个手势。“据我所知,大约损失了五辆坦克,四辆重型运输车,十三辆卡车,二十七辆追捕车和所有的飞行单位,而这只是那些我们找到尸体的。”他停了一下。“部队需要修理,领袖。如果我们回去……”

“回去?!”竞天择挺起身,耸立在庞大的坦克上方。“一名将军竟敢背叛我,带着我的抄写员一起逃走——而你说让我们回去?!”他抬高声音,曾经令人生畏而如今七零八落的军队幸存者纷纷振作起来,探寻着主人的脸,想要找到希望和慰籍。“这是终极罪行——亵渎!这两名变节者违背了领袖的意志,惩罚会降临到他们身上!”

如果人数更多且不是半死不活的状态,或许那些战士们的欢呼会更令人印象深刻些。

“可悲。”塔恩的男中音在竞天择背后响起。“我的神圣领袖,我是否可以提出一个建议?”

“可以,你想说什么?”现在竞天择没有维持礼节的耐心。

“我很了解震天尊。他曾经教导我,而且我比城堡里的任何人都更熟悉他的战斗策略。我可以追踪他——我可以击败他。”塔恩向前几步,在竞天择面前单膝跪下。“如果那是您的命令,领袖。”

竞天择侧头观察跪着的那个身形。

“我一直认为你崇拜并敬爱你的导师。”他停顿了一下,说道。

塔恩抬起头看向他,红色光镜睁大了,从面具的狭缝里燃烧着。

“不是在他做了那种事之后,领袖!”塔恩愤怒地大叫起来。“不是在他背叛了您,践踏了您赐予他的东西之后!我会找到他的,我会是他的惩罚——如果这是您的愿望!”

竞天择若有所思地注视了他一秒,明智地点了点头。

“非常好,塔恩,我忠实的将军。”他把手放在塔恩头上。当竞天择的话语在沙漠上隆隆传递时,所有战士的光镜都聚焦在他们身上。

“你将成为我的惩罚——我手之延伸,成为击溃变节者的不可阻挡的风暴。”他盯住塔恩。“把震天尊的头带给我,”他宣称,“你就是我的首席大将军。”但正当塔恩准备爆发出赞美和感激时,竞天择又举起一根手指。“但记住:不要伤害抄写员!我希望他活着且没有受到伤害。吵闹,把尸体里的能量收集起来,如果还需要就抽干最弱的幸存者。我希望我的惩罚者能够进行长途旅行。”他等吵闹行礼并去办理后,将注意力转回到了将军身上。“完成这项任务,塔恩。”竞天择在面具下笑了起来,语气变得亲切,“在我们的荣耀未来中,你会与我同行。”

此时此刻,塔恩的整个机体都敬畏地颤抖起来。

“谨遵吩咐,我的神圣领袖!”他跳起来变形,“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TBC

=============

感觉看的人很少。。。。长篇慢热,翻的时候也觉得有点闷。

评论(1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