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Ride Eternal-Ch.3

Ch.2

备注:【】中是译注。请勿转载,谢谢


Chapter 3


“……能呃够,我们-l-d-ed ee-a-容-易。”

“非常好!”奥利安情不自禁地鼓掌,“做得很好!”

“有了体系后容易多了。”震天尊指着数据板上奥利安写下的字母表和基本阅读规则,“靠我自己无法完全理解,为什么读音和字母总是不匹配。”

“我仍然为你通过自学所达到的程度感到惊讶。”奥利安靠向当作椅子的管道弯角,赞叹地看着他的学生。在他们的第一堂课上,由于震天尊没有掌握所有基本字符,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逐个辨认单词,有时甚至是通过几个字母来猜测。

这是他们的第三次会面,而震天尊通过组合使用奥利安讲解的规则,已经或多或少能够自如阅读。他如饥似渴地吸收新的信息,就像饥饿的金刚吞咽能量液,这种兴奋感也激励了奥利安。对他来说,这同样是一个挑战——将他天生拥有的基本程序,下意识就会使用的规则进行分类和阐述。他在他们无法见面的夜晚进行研究:找出基本原则和例外情况,将它们作为构建更大体系的基石,以便之后进行解释——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讲解取得效果,看到震天尊学会并能使用它们更令他兴奋的了。

奥利安忍不住要想——只是震天尊吗?是这个巨型战士得到了某种天赋,因此能够理解书面语言,还是说每个人都有这种能力?阅读能力可以被教导吗?

这种想法令人感到恐惧,却又带着些愉快的刺痛感。这是竞天择领土上被禁止的一种思想。在这片土地上,竞天择才是所有知识和救赎的源泉。奥利安为他阅读和解释古代典籍手册,但谁都不会蠢到把奥利安错认为某种特别的存在,他只是竞天择强大意志下的一个工具。竞天择是领袖,神选而注定要引导和牧养他们的领导者。除此以外的任何联想都是罪过,会被缓慢而痛苦地惩罚至死。

然而奥利安很高兴犯下这个罪行。在黑暗的夜晚,隐藏在旧机房里,他和震天尊一起对抗着竞天择。

“但另外那些符号是什么?”震天尊把正在阅读的数据板放到旁边的地板上。“我记得有时会看到它们,看起来比字母表上的这些更复杂,而且不是经常重复出现。”

“啊,你说的是二阶字符。”奥利安翻过一些页面,并点开一个。“像这个?”

震天尊靠前看向屏幕。他双腿交叉坐在地板上,这样就能和奥利安的光镜处于同一水平线。

“是的,那些。你称他们为二阶?”

“是的。”奥利安把数据板放在膝上。“它们来自古语。导师告诉过我,很久以前,比大战更早的时候,塞伯坦人只用这种文字书写;古代文本完全是用二阶字符编写的。每个字符代表一个完整的单词或概念。但后来被认为过于复杂了,于是创造了基本字符,每个代表一个读音。二阶字符过时了,但学者们还会学习它们,并且其中一些也仍在使用中,特别是那些具有神圣内涵的。例如这个,代表‘领袖’。”他指着一个特定的字符。【这一章出现了本文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即文字构成。我用了“基本(primary)”和“二阶(secondary)”这样的译法,前者相当于拼音文字(如英语),后者相当于象形文字(如中文)】

震天尊哼了一声。

“神圣,对。竞天择希望每个人都那么想。”

他们行走于险境。尽管共享秘密,奥利安仍然不确定自己是否可以信任震天尊。那个金刚是一名战士,全身厚重、尖锐的装甲都是为了达到威慑效果。他率领众多突袭队员以竞天择的名义夺取了无数生命。奥利安不应该忘记:无论他有多么聪明,或者他有多么想学习阅读,震天尊都是竞天择的首席大将军,这个职位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能担当的。

谁知道为什么震天尊需要阅读?他可能正在策划一场推翻竞天择的政变,并自己取而代之,奥利安怀疑他是不是会更好,或者起码有显著改善。

他确实让奥利安感到惊讶,比奥利安设想的更正派(也许),也……更聪明。

“你和我想的非常不同,”他大声说了出来。

震天尊轻笑起来,露出他锋利的牙齿。

“如何不同?”

“我……别把这个当成冒犯,但我曾经认为你更加,唔,头脑简单。”

“你的意思是愚蠢。”震天尊看着奥利安的表情笑了起来。“别害怕,我没有被冒犯。这说明我的伪装很有效。”捕捉到奥利安疑惑的视线,他补充道:“你不想让竞天择怀疑你比他更聪明,对吗?”

奥利安的光镜因这个问题黯淡下来。

“是的,”他嘟囔着,把手放在自己的腹部。“我不想。”

震天尊的表情变得柔和。

“我知道竞天择对他的‘宝贝’做什么,”他说,引起了奥利安的瞪视。“对不起。”

他粗犷声音中的温柔出乎意料,奥利安的愤怒在爆发之前消退了。  

“没关系。”他转过头,不确定该如何处理这个。在来城堡以前,他是如何处理这类情况的——那些他强迫自己深埋于火种里的日子。记忆回来了——也许太迟了,因为停顿被拉长,在奥利安能完全理解这一刻的意义之前,他的嘴唇动了。【这段翻译得不太好,我的理解来到城堡后,因为人人互相提防,奥利安几乎忘记了如何处理他人的善意,所以迟疑了一段时间才给出反应】

“谢谢。”

~*~~*~

城堡一片喧嚣:另一次针对某座古城的劫掠行动(这次是翱翔天城【Altihex】,就像古老文本中提到的那样)即将开始。竞天择没有要求奥利安见证所有的启程行动,但是对于这种规模大,又有潜在危险的行动,他会被要求在场。竞天择喜欢炫耀自己的财富。

如果不是那个年老金刚的话事情没那么糟糕。如果奥利安可以选择,他宁可永远不看到他们所谓的领袖。但是在城堡里他无法逃脱,竞天择拥有每个人和所有的一切。

无用者在看到他们的神出现在阳台上时狂吼起来。他们真的很希望被奴役,奥利安想。成为竞天择的奴仆比在外面的沙漠中慢慢变成碎片,或被无用者同伴们为了得到剩余能量而撕裂要好得多。至少竞天择明白,如果想让奴隶们工作,就必须养活他们。

“看哪,孩子们!我的勇士们,我意志的贯彻者,正在前往翱翔天城!他们将带回隐藏在倒塌城墙下的宝藏,我将为了无上荣耀的未来投入使用的宝藏!”

奥利安不想再听那些话,转而研究护航车队分散注意力:拉着空拖车的运输工具,一个巨大的油罐箱,运载足够战士们来回一趟的能量补给,装甲车辆,一些双轮车和一队飞行单位。震天尊站在队伍前面,他铁灰色的装甲使他如同活人中的亡者一样引人瞩目。而其他战士则为自己选择了色彩丰富的涂装;没有涂装被认为是一种凶兆——看起来像尸体意味着可能真的会成为一具尸体。显然,震天尊并不迷信——或者利用这一点来灌输恐惧。

他应该给自己上色。奥利安眨了眨眼睛,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但它已经出现,再也无法赶走。突然之间,以往所有关于突袭队的记忆都回来了:战士们的数量比原来要少,许多人受伤和残废了,还有许多人都在药师的“护理”下死去。战士的生命短暂而充满风险,只有少数力量强大的能成为将军,甚至连将军也经常会死亡。

一股疼痛感刺入了他的火种,让它脉冲加速,奥利安不得不控制住自己的脸以免表现出来。他……不希望看到震天尊成为伤员中的一个,不想看到他躺在医务室的床板上。

他不想看到突袭队的首领没有随队返回。

奥利安试图抓住震天尊的视线,但距离太远了。不过,他听到了他的声音,震天尊回答了一个问题,不过奥利安没注意到竞天择之前问了什么:

“是,领袖!”

然后他跃入空中变形,这是向他麾下金刚发出的信号。车队启程了。

奥利安及时收回注意力,赶上向他的领袖鞠躬,为他庞大的体型让路,并跟随着他从阳台走回王座室的阴影中。

竞天择哼哼着,伸出一只沉重的手放到奥利安腰上,将他拉近。他今天心情不错。

“准备好你自己,宝贝。”他发出咕噜声,揉着奥利安。“他们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工作。谁知道呢,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带给我一个新的抄写员!“他眨眨眼。“这样就可以让你那个漂亮的脑袋休息一下——找一份新工作!”他拍打奥利安的背,为自己的笑话大笑着,最后终于放开了他。

奥利安耗尽所有意志力才没有畏缩;不光塔恩,其他官员和仆人们都在看着。

“如果那将是领袖的命令,”他礼貌地回答,并鞠躬。竞天择再次笑了起来,轻蔑地挥挥手——这是奥利安可以离开的标志。

当奥利安回到自己的房间,才终于允许自己用双臂环抱着肩膀发抖。竞天择很有可能是在开玩笑。如果他能够得到另一位抄写员,合乎逻辑的是使用他们两个,这样可以承担更多的工作……

尽管突袭队带回来的书籍数量有限。不足以让两个抄写员忙碌。

会没事的。他会没事的。奥利安不得不一再重复,徒劳地希望这样想能帮助他说服自己。最好思考些别的东西;最好想想与震天尊的新课程。

但是,如果震天尊没有回来呢?

~*~~*~

奥利安呻吟着把他正在阅读的数据板放到一边;无论他多么努力,都无法完全集中注意力。日光通过屋顶的装甲玻璃涌入他的房间,让它充满金色的光芒,大面积照射让空气变热,以至于奥利安的散热扇达到了最高转速。这让他想起了风吹在脸上,沙砾在他的轮胎下摩擦;那些关于速度和广阔沙漠的回忆。

他的引擎咆哮起来,让他的车轮空转。奥利安诅咒着从座位上跳起来,开始在他小小的房间里踱步。这种心神不定的感觉困扰了他好几天,头脑混乱,不停地想着突袭队。

如果一切顺利,他们应该已经到达翱翔天城了。他们应该掠夺城市的废墟,在空荡荡的建筑物间穿行,与居住在那里的拾荒者战斗。

城市里有很多古代文物,但是竞天择在离它们很远的地方驻扎是有原因的:没有能源。城市周围的老矿井已经枯竭很久了。而城堡是塞伯坦少数仍然有能量储藏的地方之一,这让竞天择获得了星球上最重要的资源。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它更像一个军事基地而不是采矿设施,根据奥利安在一些书中看到的蓝图,城堡可能建于战争晚期,当时能源逐渐匮乏,需要加以保护。【任何智慧物种的聚集地附近都有其赖以为生的重要元素,所以人类文明往往起源于河流水域,而换成变形金刚就是在能量矿附近建造城市了】

但它也迫使竞天择为了将古物纳入囊中而组织有风险的长距离劫掠行动,把许多战士的生命置于重大危险之中。这就是为什么他非常重视有才华的将军,这就是为什么震天尊——一个领导了数十次成功行动的金刚——成为了他的首席大将军。

奥利安希望震天尊众所周知的力量和狡猾此刻不会背叛他。

奥利安停在房间当中,困惑不解。战士和将军来了又走,他以前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突袭队。但是现在他……很担心?震天尊之前曾有一个金刚领导突袭队,如果他没有返回,那么也会有一个新的出现。如果震天尊没有回来,也许会更好——奥利安的秘密就会和他一起埋葬。

但即使奥利安想到了这个,他也知道自己并不真的是这个意思。他不希望震天尊丧生,他的火种仅仅因为这个想法就痛得收缩。

他们的课程是唯一点亮奥利安生活的东西,那是他越来越期待的东西。他不想失去所拥有的那一点快乐。

外面传来叮当声,房门突然打开了。奥利安迅速转过身,不露声色地面向一位守卫和他正在护送的纤细的迷你金刚。

“你好,发条。”奥利安说道,向警卫点了点头。这个金刚一句话都没有说,对他们几个来说每天都是乏味的例行程序。

迷你金刚没有回答,只是坐到自己平常的座位上。他的蓝色护目镜呆滞冷漠。除了重复录制的内容,奥利安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任何话,即使那些也是以单调平板的声音完成的。奥利安所有的沟通尝试都如同敲在一堵墙上。

发条也是在某次劫掠中带回来的,和奥利安一样;是唯一一个活着带到城堡的囚犯;和奥利安一样。抄写员可以想象那有多恐怖,他猜测那就是造成发条举止异常的原因。不过,他们从来没有机会在工作之外进行谈话:发条不是知识阶层,他是一个存储器,所以他像存储器一样被锁在竞天择的宝库里。

奥利安的光镜关闭了片刻,强制推开所有不必要的想法。没时间为发条的命运感到难过,他们互相帮助的唯一方法就是努力工作,满足主人对知识的渴求。奥利安大声朗读数据板,发条记住这些信息,以便之后可以在需要时进行背诵。只要他们有用,他们就能活着。

奥利安打开需要录制的数据板,开始朗读。

~*~~*~

奥利安充电时很少梦见什么,但今晚他做梦了。

他梦到铁堡郊外一个小小的地下室,墙面全都排着装满数据板的货架,成摞的数据板放在小巧的能量精炼器上和房间中央的桌子下面,围绕着两个狭窄的铺位。一个年老的金刚坐在桌边,他的背佝偻着,曾经昂贵豪华的装甲已经磨损凹陷;他头顶上的一盏灯散发出黄色的光芒,让房内充满了温馨、舒适。奥利安自己趴在地上,脚举在空中,鼻子贴着一块数据板。

奥利安抬头问导师一个他不明白的词,钛师傅微笑着回答,平静而详细一如他惯常的样子。奥利安用心听着,当导师停下来,他就会表示感谢,然后继续回过去读书,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书中角色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他听到钛师傅摇头,那种面部饰品刮擦胸甲的声音,老学者瘦弱的手拍了拍他的头。奥利安关闭了光镜,发出呼噜声。他很快乐。

他梦到了铁堡的废墟,建筑物被战争蹂躏,被元素腐蚀的参差轮廓,向月光照耀下的天空投映着黑色。奥利安行走在夜间的铁堡街道上,拾荒者和匪徒都已经睡了或是在相对安全的收容所里冷得瑟瑟发抖。夜晚的铁堡属于火种吞噬者,但奥利安有防备:钛师傅给他的手腕上戴了一个相位仪——一件小饰品,让他拥有穿墙的能力。他就像一个无声的幽灵在铁堡游荡,在老旧的商店里翻找能够带回家的能量残渣和书籍。钛师傅早已不再出门,他老弱得做不了这些。

直到有一天,铁堡来了一批金刚——一个有重型车辆,汽车和飞行单位的护航车队,所有成员都印有一个眉头紧锁的面孔标志【本文把汽车人标志设定为竞天择的标志】。这些金刚不害怕夜晚:他们洗劫并摧毁了铁堡,杀死所有敢于反抗的人;这些金刚发现了奥利安,他们追捕他,特别是看到他消失在墙里时。奥利安逃脱了,但他不能长时间呆在固体物质中,他的相位仪能量不多了,而追捕者会炸毁每一个隐藏他的固体表面。

奥利安不该跑回家的。

这之后,他的梦变得混乱。他看到他们小房子的天花板被打破了,尘埃在探照灯撕裂的空气中飞舞,书架被埋在残垣断壁下。当奥利安最后一次绝望地试图不让袭击者抢走相位仪,并把它踩碎时,他看到他们牙齿和刀刃上的反光,听到暴怒的大喊。然后,他在灼热的疼痛中跌倒,一支长矛从他的腹部伸出。当他躺在地上时,看到钛师傅的身体被拖走了,他亲切的光镜灰暗而了无生气。有些金刚已经开始在钛师傅的肩关节上使用圆锯,奥利安后来才知道,没有接触过锈病和其他感染的机体零件是很宝贵的。

然后意识离开了他,直到奥利安在现实世界里醒来。

奥利安醒了过来,他的光镜发热,引擎痛苦地轰转。他侧躺着,蜷缩、颤抖,就像几年前躺在他被毁的家里地板上一样,看着钛师傅的尸体被肢解。

头下的床垫被他充电时冒出的泪火花【tear-spark,可能是作者编构的词,所以我也就瞎编了一个译名,这就是TF的眼泪,不是人类那种液态的,而是从火种里爆出来的火花】烧焦了。奥利安咬住嘴唇,拼命抑制那些威胁着要冲口而出的啜泣;他很多年没做过这样的梦了,他不应该梦到这些的,不应该想到它们!沉溺过去毫无用处,预期未来毫无意义;只有当下,只要活下来。这就是所有人在城堡里的生存方式,在这里每一天都可能变成你的最后一天,每一个金刚都是你的敌人。奥利安不应该偏离这种方式,它让他活到现在,就像它让其他人活下来一样……

已经太迟了。一些新的东西在奥利安心里绽放,有些奇怪的小洞,就像是柔软的水滴落到干涸的地面。他那可怜的火种沉迷于这片柔软中,翩翩飞舞,疼痛并燃烧着,如此热烈——

火花从光镜中溢出,双手捂住嘴巴,奥利安哭了起来:为了永远无法说再见的钛师傅,为了他们永远消失的家,为了所有那些他们一起阅读和谈笑的宁静夜晚。

当奥利安屈服于肢体的麻木感,不再哭泣时,他听到了脑海中震天尊不断重复出现的声音:

对不起。

奥利安的排气扇缓慢地换着气,膝盖抵到胸前。他的火种刺痛,撞击着火种舱的外壳,备受煎熬却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温暖更有生气。他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震天尊是一个将军,是竞天择麾下最凶狠的杀手……但他并不是袭击奥利安家的人。那发生在震天尊来到城堡之前很久。震天尊是……朋友。

奥利安希望他平安归来。

~*~~*~

他的确安全返回了。在竞天择向回归战士表示问候的常规场合中,奥利安竭尽全力才隐藏住自己的喜悦。震天尊站在所有战士的前面,一如既往的强大而不可战胜。奥利安无法完全看到他的脸,而之后在像往常一样忙于鉴别、分类所获物品的过程中,他也不能表现出对首席大将军有任何特殊兴趣。不过他们还是设法约定了一个下次会面的日期,而奥利安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在老地方见面。这一次奥利安先微笑了起来。有一个活生生的金刚在身边而不是一些过去的幽灵,这让他感到放松。多年来,奥利安尽力让自己生存下来。但直到现在,直到再次看着震天尊向他走来,他终于自钛师傅死后第一次真正感觉到自己活着。

“我……很高兴你平安归来,”他说,终于将几天来萦绕心头的困扰表达出来。“我很担心。”

“真的吗?”震天尊扬起眉毛,但他的表情没有恶意,只是一个友善的嘲弄,并不是什么带刺的反击。“我想自己已经建立了良好的声誉。我领导过几十次劫掠行动,奥利安•派克斯,全都获胜了。”

奥利安摇摇头。

“任何人都会死。”

“的确如此。”震天尊点点头。“好了,奥利安•派克斯,让我们转向更轻松的话题吧。我猜你为我准备了一些新的挑战。”

“正是。”尽管不想,但奥利安还是微笑起来。震天尊对待语法和拼写就好像它们是战斗对手一样。“但是在我们开始之前,你有什么问题吗?某些你思考过的?”

“事实上,有的。”震天尊把双手放在膝盖上,支撑住自己的重量——一种像是带有孩子般好奇心的姿势。“竞天择禁止我们带回那些按列书写的书籍。这是为什么?在劫掠期间我看到过一些,但它们是用二阶字符书写的,我看不懂。”

“按列……?哦,你的意思是诗歌!”

震天尊歪过头。

“诗歌?”

“是的,就像……像歌曲,但没有音乐。有时候,每一行句尾的单词是押韵的,有时候不是,但它们总是有一定的韵律。”奥利安的脸暗淡下来。“是的,竞天择不希望我把时间花在诗歌上。他说它没有任何有用的信息。也许是散文,我需要看一下才能确定,但没有人用韵文写技术手册。”

“那它们有什么?如果不是有用的信息?”

奥利安挥了挥手,考虑如何解释。

“呃,这是……通常是为了表达个人感受。以某种方式让读者也能感受到。有时需要讲述一个故事或强调些什么。取决于作者,你明白吧?”

“我想是的,”震天尊说,但奥利安严重怀疑他是否真的明白了。“你很喜欢它,对吗?”震天尊突然问道,让奥利安猝不及防。

 “……是的,我喜欢。”没有理由否认这一点。“但我很久没读过了,自从……”他的声音越来越轻,仿佛有一个肿块堵住了他的喉咙。但是震天尊的红色光镜仍然固定在他身上,奥利安强迫自己说下去:“自从我的家被毁之后。”

“我听说你是被掳掠到城堡的。”幸运的是,震天尊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奥利安对此感激不尽。

尴尬的沉默悬在他们之间。

“所以,呃……”奥利安吞咽了一下,希望消除那个肿块。“你说你是个矿工出身?”

“是的。”震天尊的光镜短暂地失焦了。“但那是很久以前,在塔恩。”

这让奥利安的天线振作起来。

“塔恩?你来自塔恩?!来自南方?!”

震天尊对他惊讶的表情笑起来。

“我以为红色光镜早就透露了这一点。”

“我不知道南方人是红色光镜。”书里从来没有提到这个。“等等,这是否意味着塔恩——我们那个塔恩,不是指城市——也来自南方?”

“当然。否则他为什么叫那个名字?”震天尊又笑了起来。“他被带到这里时还只是个新火种,所以大家就那么叫他了。”

“那你呢?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是怎么离开矿井的?如果你不介意我问。”奥利安急忙补上一句。毕竟,他回避谈论自己的过去,不希望震天尊感到不公平。

震天尊耸耸肩。

“没关系,这不是什么秘密。在塔恩,矿工有可能成为一名战士。为此,你需要在竞技场进行战斗……那是一个让金刚和野兽及互相打斗来娱乐观众的地方。如果你生存的时间足够长并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他们会允许你对战一名高阶战士。你杀了对方,就能得到他的地位和变形形态。我就是那么做的。”

“这很有趣。”奥利安哼了一声。“看起来在塔恩,功能之间的界限似乎并不严格。”在城堡,没有人能改变职业;竞天择声称这是秩序的基础。很多矿工从上线到死亡可能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一次太阳;繁育者,像牲口一样铐着,制造新火种;战士,参加劫掠和守卫城堡;还有像奥利安和药师这样的特殊技能者。在他们之上,站立着竞天择领袖,他们的神圣恩主。

震天尊的声音将他带回到现实中。

“别搞错了,塔恩的生活并不比这里好。至于我如何来到这里……”震天尊转开了光镜。“我和城主有了些麻烦,被卖给了邻近部落。我逃脱了,又被竞天择的突袭队俘虏……和其他人差不多。”

“差不多,”奥利安回应道。失去希望太让人伤心了。他本来还想象在塞伯坦的某处会有与众不同的——比如那些拥有古老名字的神秘城市之一:塔恩,青丘,辛法尔……现在他知道无论去哪里,都是同样的残酷和绝望。

塞伯坦上没有一个地方是有希望的。

“奥利安?我们上课吗?”

“嗯?哦,对,是的。对不起。”奥利安给了震天尊一个歉意的笑容。“好吧,今晚我建议我们试试写作……”


TBC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