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Ride Eternal-Ch.2

Ch.1

备注:请勿转载,谢谢

预警:本章会有Mpreg暗示,但只是提及,并不是发生在两位主人公身上。根据本文设定,所有TF都有可能分裂小火种


Chapter 2


但奇迹般的,奥利安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夜间冒险而陷入任何麻烦中。那个守卫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有理由相信是震天尊干的。不过没有任何劫掠来的物品丢失,在经过两天的调查后,事情完全平息了。生活在继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毕竟这不是第一次有人从城堡里消失。竞天择向来对内部冲突和权力斗争视而不见。

奥利安也想回到正常生活中,但却不能。新发现在他体内烧灼,从未想过所有人中震天尊是那个有识字程序包的!这显然是首席大将军蓄意保守的秘密。说实话,奥利安对于自己还活着感到惊讶。他仍然能感觉到喉咙上似乎有刀刃的触碰,一个小小的动作,震天尊那时就会杀死他。当他们在路上交错而过时,他可以感觉到震天尊红色光镜的盯视,这种可怕的感觉令他发毛。他尽可能地留在自己房间里,但却有时却必须要出门。即使震天尊本人并不在附近,似乎他的红色光镜也追随着奥利安。

况且,他的数据板还在震天尊手中。

“奥利安!”尖锐恼怒的声音在他的音频接收器中响起,奥利安畏缩了,从恐慌的恍惚状态中惊醒。“你有在听吗?”

“对不起,药师。”奥利安摇了摇头。“我晚上没睡好。”

“是的,当然。”城堡的常驻医生做了个鬼脸,双臂抱胸。“显然,你,一个在私人房间里有柔软铺位的家伙,有这座城堡里最糟糕的夜晚。”

“你也有私人房间。”

药师的双翼激烈地振动起来。

“但我花了一整晚把胳膊肘埋在一个白痴的肠子里,就因为一根长矛戳进了他的肚子,”他嘶声说,用高挑的身躯倚着奥利安。

一阵痛苦的意识让奥利安用求饶似地举起了手掌。

“对不起,药师,”他说,希望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诚意。医生是对的:他总是根据需要在挽救生命并努力工作。“我在听。你刚刚问了什么?”

药师又瞪了他一秒【klik,早期塞伯坦时间单位中1klik=1地球秒,IDW中约等于1.2地球分钟,但本文从内容看应该是用的前一种对照】,嘴唇不满地抿紧,但最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说这台机器在上次操作中显示了一些新的符号,我想知道它们的意思。在这里,我让一个战士描了下来,当时我正忙着修补他的朋友,但我严重怀疑他的绘画技巧……”

奥利安拿起那块战士在上面描出粗糙形状的金属板,并在药师持续的粗野责骂中,附和地点头嘟囔着。奥利安不喜欢他,但至少药师是奥利安可能会交谈的对象。这位医生聪明又多话,作为一个具备特殊知识和稀有技能的金刚,像奥利安一样拥有特权。然而与奥利安不同的是,药师喜欢炫耀这种特权,他白红蓝色的装甲过度地清洁和打磨。而他的双翼,尽管已经变得毫无用处,也保持完美无暇的状态。

实际上,在医务室昏暗的环境中,在那些渗漏部件、病理尸骸和精神错乱的器官捐献者中,药师光鲜招摇的外表看起来令人反感。

奥利安在一块空的床板上坐下,尽力忽视右边那块板上传来的虚弱呻吟。躺在上面的那个金刚,胸腔线缆上闪着不正常的能量液色泽。药师吹着口哨在自己的工具盒里翻箱倒柜。奥利安不得不忍住呕吐的冲动,尽力专注于自己的任务。

当他辨认着不知名战士在缺乏天赋和理解的情况下描下来的粗陋符文时,医务室的门被粗暴地冲开了。

“哦,渣的,不会又是那个脑残的小故障了吧,”药师嘟囔着,并不打算真的想安静下来。塔恩——震天尊肩膀上那堆扭成一团的金属——咆哮着,但低哑的声音变成了痛苦的吱嘎声,失去了所有可能的威慑力。

“他在变形过程中烧坏了变形齿轮。”震天尊把他的同僚放在奥利安匆忙腾出来的床板上。

“我知道!”药师厉声说,声音就像渗出毒液。“告诉他别每隔一秒就变形,我不是他的私人医生!”

震天尊哼了一声。

“如果他在一个月内烧掉了另一个变形齿轮,我不会再更换它。”

“震——震天……威……我们……”塔恩抓住银灰金刚的爪手,光镜满是恳求。“我……让你失望……”

震天尊低语着一些令人费解的话,但在最终拿开手之前,允许塔恩多拉了他一秒。

“不要变得毫无用处,”他最终说道,生硬的态度里却有一丝温和。

似乎塔恩想回答,但被药师打断了。

“你们俩,离开这里,”医生用手术刀做了个挥手驱赶的动作。“奥利安,在我解决这个炉渣后,你告诉我那个翻译。”

于是,奥利安发现自己在医务室外,与震天尊独处。

奥利安的身体僵直着,他让自己正视前方,以避开大将军的盯视,但是这没用:下一刻他又被抓住并按在墙上,震天尊庞大的机体迫近。

然而,他所说的话却完全出乎奥利安的预料。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抄写员?”震天尊咆哮着,锋利的爪子抠进奥利安的肩膀,电磁场辐射着……愤怒?“别在周围鬼鬼祟祟的!说你的要求。”

奥利安眨了眨眼睛,有那么一会儿完全迷惑了。

“要求?”他回应道,“我……我不明白。”

震天尊可怕的红色光镜缩小成狭缝,激烈地燃烧着。

“你看到了,”他嘶声说。“但你还没有告诉竞天择,否则我早就被送到他的刑讯者手中。你保持了沉默,所以一定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些东西。是什么?”

奥利安的光镜睁大了。这是怎么回事?震天尊认为奥利安会勒索他?

震天尊……在害怕。

不过,奥利安明白他的意思。阅读是一种危险的能力,这意味着可以不通过竞天择获得重要信息,可以对他隐藏信息!奥利安是城堡里唯一一个有读写程序的金刚。即使是自称的领袖也没有——而且他决定要保持这样。

“我不想惹麻烦。”奥利安保持不动,尽可能显得友善。“我不打算勒索你或者把你出卖给竞天择。那天晚上我正在寻找我的数据板,我很惊讶,仅此而已。”

震天尊皱起了眉头,显然他完全不相信奥利安说的任何话。     

“所以你希望将来得到更大的好处。”

为了结束眼下的状况,好让这个巨型战士离开,奥利安差点想要说是。但是有些东西阻止了他——某种他从来无法抵抗的东西:好奇心。

他正在和一个像他一样能够阅读(仅仅勉强)的金刚说话。奥利安猜测这就是战士们对彼此的感受——那种战友情……感觉自己并不孤独。

“听着,震天尊。”奥利安直视着大型金刚的光镜,突如其来的决心让他平静下来。“我知道很难相信,但我并不想冒犯你。你不是我的敌人,我不喜欢看到有人受伤。而且,我也不想引起竞天择的注意,我在晚上到处游荡寻找一个丢失的数据板并不是他会宽恕的事。”很好,这让震天尊认为自己也控制了一部分局势。“我承认自己对你的能力很……感兴趣,但这完全是出自学者的兴趣。”奥利安犹豫了一下,不确定是否应该迈出下一步。“我记得你的阅读不是很流利。你想要我帮忙吗?”

这产生了效果。当震天尊的爪手钻入他的肩膀,切到更厚的外部电缆时,奥利安几乎后悔自己的冒失。但是战士的光镜闪烁着,内心充满矛盾。他张开嘴巴,锋利的尖牙在伤痕累累的嘴唇下发亮,却没有说话。

咣当的脚步声和不明所以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震天尊放开对奥利安的控制,退后一步。他向抄写员投去最后一眼,然后冲上楼梯。

~*~~*~

两个月周期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没人闯入奥利安的房间,将他带到竞天择面前正法;也没人给出威胁或模糊的暗示。震天尊似乎故意保持距离。

奥利安想要放松心情,但却不能。他的内心有些东西觉醒了,回应了他对知识的天然渴望——想知道震天尊(在所有人中)是如何得到识字程序包的。要么通过联机方式,要么购买下载,而钛师傅曾说过,所需要的技术早已都不复存在。这就是为什么像奥利安这样天生拥有它们的金刚极为罕见。震天尊看起来并不像钛师傅所谓的“知识阶层”,所以奥利安怀疑震天尊在他的制造过程中获得了程序包,这意味着他以某种方式下载并安装了它!现在,奥利安渴望揭开这个谜底。

尽管如此,当他醒来发现被一只沉重的手捂住嘴巴时,仍然感到惊讶。

“安静,”震天尊低沉的声音在他的音频接收器旁说道。奥利安眨了眨眼,点点头,缓缓地坐起来。

手离开了他的嘴,奥利安终于能够看清自己的周围环境。他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大堆熟悉的数据板围绕着他。苍白星光透过屋顶厚厚的防弹玻璃照射在震天尊的灰色装甲上,大将军跪在他的床铺旁。

“嗨,”奥利安底气不足地低声说。应该对半夜闯入房间的人说些什么?“呃……你想要什么?”

震天尊的光镜短暂地看向地上,但他拉回注意力,视线集中到奥利安的脸上。

“教我,”他喃喃地说。听起来有些局促,好像他在与自己作斗争。

“教……?”

“你说过可以帮助我。”震天尊的目光再次变得不安,但他没有动。“你还没有出卖我,所以无论你打算做什么……至少我们都受到此事的束缚。教我读得更好。”

奥利安短暂地停顿了一会儿来接受并彻底理解那些话。它正在发生。无论他之前考虑过什么,现在都没有回头路了。

“好吧……好吧。”奥利安完全坐起来,把脚放到地上。“你有数据板吗?”

震天尊无言地从子空间中拿出奥利安被偷的数据板,将它插入他的数据端口。屏幕闪烁并亮起,表面上的磨损和裂缝让字符几乎难以辨识。下次用一个好些的,奥利安在心里记下一个备忘。正如他所见,这是他写的货物清单。

“能把它给我一分钟吗?”奥利安拿过数据板,打开一个新的页面,开始输入。“好吧,那天晚上我听到你在辨认字符方面遇到了一些麻烦。你可能已经记住了这张清单,所以试试看阅读这个新的段落。”奥利安递回数据板。“我需要明白问题出在哪里。”考虑到他是在和一个直率寡言的战士打交道,直奔主题可能是最好的方式。

震天尊眯起眼看着数据板。

“T-kh-the-S-ee-Citadel!”他一读到熟悉的单词就高兴起来,“是l-o-s-a-t-ed……不,l-o-k-a-ted……”他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这个符号。然后是p……”

“起来,”奥利安平静地说。“这个字符是‘u’,这个字读作‘up’。差不多了。”他靠近震天尊。“你的识字程序包是不完整的吗?故障了?”

“我没有这东西。”

奥利安瞪着他,就好像对方刚刚长出几条多余的肢体一样。

“什么叫你没有?你显然能够阅读这些字符,所以至少它有一部分肯定是好的。”

“我没有识字程序包,”震天尊坚定地重复道。“我是矿工出身。”

“但是……”奥利安再次盯着他,他有种奇怪的凉飕飕的感觉。“你怎么能看懂的?”

“我学的。”

“学的?”

震天尊耸耸肩。

“我自己学会了战斗,没有任何特别的程序。所以我想,这会有什么区别呢?”

奥利安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紧接着,在惊讶和发现答案的喜悦后,他变得惊恐万状。

“你……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他抓住震天尊的手,担心得顾不上考虑可能会被攻击。“如果竞天择听说一个金刚可以自己学习阅读和写作,他会……他会杀了你!他会把你做成灯,或更糟的东西!他会把你送到繁育场,或者把你送给药师,或者……你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你甚至不该告诉我!”

震天尊看了他一会儿——在奥利安激烈的长篇言论末尾,他的嘴角抽动着,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变成了咧嘴笑。

“你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小东西,抄写员奥利安。”他轻松地拉回手,捏住对方的肩膀。“我告诉了你一些可能是最大发现的东西,你的第一反应却是关心我的安危。”

奥利安觉得天线变热了。

“我想今晚我们都让对方感到惊讶了,”他小声说。“再说……你只要杀了我就可以保住自己位置。但你从来没有这么做。那天晚上没有,现在也没有。“当他终于敢正视震天尊的脸时,他的神情变得庄重,“对了,我的全名是奥利安•派克斯。这里的每个人都叫我奥利安,但是,这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奥利安•派克斯,”震天尊重复了一遍,就像某种命数:这个名字印入了他的记忆中。“无论如何,尽管我设法弄清了大部分字母的含义,但我仍然在阅读方面有困难——你已经发现了。希望你能教我如何读得正确。”

奥利安摇了摇头,试图理顺自己的想法。

“我……我从来没有教过任何人。在此之前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那是可能的!” 它有可能吗?如果这样缓慢而费力地逐个念出字符就是一个没有识字程序包的金刚能够达到的程度?

奥利安迫切地想要找出答案。

某种陌生的火焰将他笼罩,让他充满了已经忘记多年的魄力。揭开这个秘密将是一个机会,一个可能改变世界的机会,一个可以对抗竞天择的机会。

终于,这一次奥利安感到自己有了对抗竞天择的勇气。

“如果要教你的话,我们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上课。”奥利安手指按住下巴。“白天不行,每一分钟都可能有人找我。我的房间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更多的守卫从这个楼层消失,人们会开始怀疑的。”这是个相当实际的问题:城堡到处都是人,没有太多地方可以独处。

震天尊哼了一声,沉思着。

“油库下面有一个旧的发动机房。机器设备已经不运转了,但战士们不会去那里,因为塔恩把那里视作他的私人领地。当塔恩外出突袭时,我会在城堡里。”震天尊冲奥利安点了点头。“我们可以在他外出时使用它。”

想到在塔恩经常光顾的房间里待着让奥利安的油箱翻腾起来……但他是与城堡中最强壮的战士震天尊一起。塔恩是他的下属。

“这能行吗?”奥利安小心地说。“如果你确定塔恩或其他金刚不会逮住我们……”

“永远不可能绝对确定的。”震天尊耸耸肩。“但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了。”

对于震天尊的直白,奥利安有些话想说。但是这位战士是对的,他们的整个生活都充满风险。

“那就这么办吧。”


TBC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