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A Gun and a Gunslinger Part.3

Part.2


说明:Gun Kink预警


擎天柱充电时被噩梦所困扰,那种他已经很多年未曾有过的噩梦:他坐在王座上俯视狂热的人群,四周火焰燃烧,所有面孔在摇曳的红色火光映射下,看起来就像是带着奇形怪状的面具。成千上万的声音吼叫着:

擎天柱万岁!擎天柱万岁!

他喘着粗气醒来,火种猛烈跳动,烟囱冒着热气。但除了夜晚的寂静外,只有些微喝醉镇民的唱歌声从远处传来。擎天柱长出了一口气,倒回床垫上,筋疲力尽,满芯羞愧。

“领袖?你还好吗?”

听到这个沙哑的声音,擎天柱闭上了他的光镜,“我没事。接着充电吧。”

“我没有充电。”

一个令人不安的沉默。擎天柱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话,他太累了,不能思考。但是威震天接下来说的话抓住了他的注意力。“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什么?”残留的睡意被赶走了。这种开启对话的方式听起来不像是威震天。

“你还是奥利安•派克斯时,我曾经和你说过话。很久以前,在战争爆发之前,当你还是一个逃犯,和你的异能者小队在外躲藏的时候。

“真的?”擎天柱眨了眨眼。“我完全不记得了。”

“那是因为合金盾清空了你关于那一刻的记忆。寻光号的船员经历了一次时光旅行……情况有些复杂。但重要的是,那是我从未来与过去的你谈话。”

听起来疯狂又离奇。然而,擎天柱的火种再次猛跳,甚至比之前更强烈。

“我问你为什么不推翻参议院。为什么没有发动塞伯坦所需要的革命。你知道这个体系是腐败的,你身边有一群强大的朋友,但是你没有采取行动。我问你为什么,你回答说:因为你相信体系可以从内部改变。缓慢、平和地改变。”

擎天柱在面罩下咬住了嘴唇。由于某种原因,他的光镜在升温,像是威胁着要将火种里多余的能量散发出来。人类可能会把这叫作流泪。

威震天继续在说。

“那次谈话后,我感到……被压垮了,被击败了。就像是我所走过的路是注定的,因为没有其他人会这样做,甚至你也不会。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越思考这个问题越是平静的。也许我注定要创立霸天虎,为了你能站起来对抗它,为了你可以创造更好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擎天柱,我很抱歉最后事情会变成这样。但无论好坏,我都在做你不会做的事,以便你可以做正确的事。”

“别说了。”擎天柱捂住光镜,牙齿摩擦着,他的火种如此疼痛,“请别再说了。”

这太伤人了,伤得这么重,他无法承受。这是不公平的,太不公平了!这个……他不想要这种保护,他不想要这种待遇,但一切已经发生,而他无力改变。

“擎天柱?”威震天的语气里带着真诚的担忧,几乎是温柔的,这让他更加迷惑不解。“你……”

“好吗?”几乎是歇斯底里地爆发,但擎天柱不在乎,“不,我不好!你真的……真的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

“对不起,我太过分了。”

“这不是开玩笑。”擎天柱从床头柜上拿起枪举到面前,“威震天。我可以期待从任何人那里得到这个,除了你。不要……不要把我奉上神坛。你怎么敢。”他再次闭上光镜。“我也很抱歉。也许……也许如果我当时加入你,一切都会不同。伸出手,尝试帮助,而不是……你刚才怎么说的……站起来对抗。”

“你永远是个理想主义者。”从威震天声音中流露的……是溺爱吗?当擎天柱如此破碎的时候,他怎么能这么冷静和关心呢?“我知道自己曾经把这个词作为一种侮辱,但现在我认为这不是什么糟糕的东西。”

“也许它就是。”擎天柱叹了口气,描摹着枪管,“我不再确定了。”他停了一下。“普神,你不能改变这种仇恨。”

威震天笑了起来,“怎么,抱着一杆枪会让你觉得尴尬吗?”

“我没有抱着。”

“但你想要?”

擎天柱叹了口气,放弃了,“说实话?是,是的。我非常希望身边有一个人,我可以拥抱,并在他身边醒来。”

“嗯,听起来很诱人。我肯定会喜欢这个的。”

擎天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音频接收器,“威震天,你是在和我调情吗?”

“或许。”听起来就像是哼哼,声音的深沉回响直接冲进了擎天柱的对接系统。

“你锁定在枪形态,”他抗议道,但威震天(一如既往)轻松地突破了他的防线。

“哦,但那就是正确的尺寸和形状,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他嘲笑着擎天柱那副连面罩也无法掩饰的震惊表情,“噢,我又不是聋子。我知道所有关于我的大炮和这个变形形态的荤段子。其中一些相当有趣。”

“请别说出它们。”擎天柱说,虽然他无法否认这个主意在他下半身引发的兴奋。这不是他梦想中那种温暖而沉重的机体,但它的确是一种……陪伴。

他是有多孤独,以至于都准备向他最长久的敌人张开腿,而对方甚至无法激活自己的管子?

相当孤独,显然。

他轻轻点击,收起面罩,但又犹豫起来。和枪怎么前戏?

幸运的是,威震天有一个主意。

“啊,我的……领袖!已经为我敞开了吗?”

又是那个罪恶的低吟。为什么威震天总是吼出他的命令呢?他完全可以用这个声音让他的士兵们抢着做他吩咐的任何事。

“你呢,有什么可展示的吗?”擎天柱空闲的手缓缓下滑,按住他升温的对接面板,但什么也没做,只是等待着。

威震天收到了他的暗示,“打开,领袖。”

太空桥

他快速地过载了——也许太快了,但这里并没有人取笑他。威震天没有。当擎天柱从高潮中缓下来时,他保持了沉默,只是带着温柔、热烈的情感用磁场抚过擎天柱。

“我怎么……”擎天柱不得不停下来控制好自己的声音,“怎么帮你过载?”

“不用。”

擎天柱皱起了眉头,“我不想让你不舒服。如果有什么你想让我做……”

“我在枪模式,擎天柱。枪没有性敏感点。”威震天打断了他。“嘿,”感觉到领袖的窘迫,他又继续说,“别担心。我也很开心。”

“我们真的需要赶紧找人修好你。”擎天柱从子空间里拿出一块布,开始清理威震天,“然后我会把你锁在我的船舱里,让你几天都不能走路。”

也许是他的想象,手中的枪颤抖起来。

“那你最好把我们从这个泥巴星球里弄出去,”威震天在擎天柱轻擦枪管时哼了一声,“我怀疑你不可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像样的医生。”

~*~

蒙面的枪手第二天就离开了小镇,他从武装飞机的残骸中拆下了一大袋零件绑到摩马背上。也许是当地人的想象,但他骑马的时候好像在跟谁说话,虽然他除了挂在臀部那把银白色枪外并没有伙伴。


-Fin-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