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A Gun and a Gunslinger Part.1

作者:spaceliquid

原文AO3

翻译:糖番茄

备注:请勿转载,谢谢

授权



说明:这篇文风很有西部故事的味道(算是星际西部文吧),特别是一些口语和用词,但我的翻译实在表达不出那种感觉。希望有能力的还是去看原文。这是spaceliquid写给zuzeca的生日礼物,两位都是AO3的MOP/MOPM大神,我就不多说了。


枪和枪手


Part.1


这家几乎无人问津的小型武器店位于某个偏远小行星上,远离所有重要的航线或文明中心。这些商店看起来都差不多——在某幢大楼的后院,出售老旧的生锈枪支和弹药。

不过在旅途中逛武器店已经成为了擎天柱的习惯。倒不是说他需要买什么武器。虽然他在旅途中经常不得不用他的枪保护那些生活在无法无天地区的无辜民众,但他的武器以能量为基础,他还是能自己做维护的。事实上,他有其他理由。

大战结束这么多年后,塞伯坦已经正式开展技术贸易——严格限于非军事类型,并需要所有必备的许可证。对如今这个时代而言,在这种偏远星球上出现旧式战时武器显然是非法并具有极大破坏性的。而擎天柱把查找和收缴非法塞伯坦武器视作自己的责任。

这就是为什么他调整了一下大腿上的磁力枪套,然后走了进去。也许顺便还可以给他的聚能炮买些燃料。

当擎天柱进入商店时,门铃响了,吵醒了在柜台上打瞌睡的店主。他是一个与擎天柱差不多高的有机体,棕色附肢又瘦又长。他眨眨黄色大眼,努力让视线聚焦在访客身上。一股有机酒精的臭味冲进擎天柱的嗅觉传感器。

“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么,先生?”以他的状态而言,声音可算是相当稳定和清晰了。

“想为我的宝贝买些燃料,”擎天柱拍了拍他的聚能炮,老板赞赏地吹了声口哨,“也许再买个散热片备件。”

“马上,先生!”有机体消失在柜台下。

擎天柱装作对陈列柜里的东西不感兴趣。的确没什么可看的,那里展示的枪支都报废了。

不过他早年的警察可不是白当的。

“嘿,”擎天柱把燃料和散热片放入子空间,“你知道这里还有其他武器店吗?我想为我的宝贝买一个伙伴,来自塞伯坦的那种。”

店主在收到信用币后变得更热心了。他看着擎天柱,盘算着,最后贪婪战胜了谨慎。“先生,你不用去其他地方看,我有一些私人收藏,正适合你。秘密的塞伯坦技术,战时制造。”

他用一个戏剧性的姿势从柜台后面拿出一个陈列盒。不过当擎天柱看到所谓的“秘密塞伯坦技术”时,他意识到它们就和这里的其他货物一样破烂:几支老旧爆能枪,能量电击鞭——现在可以在任何一家性用品商店买到,绝对合法。

擎天柱叹了口气,挥挥手,“不,谢谢。我要走了。”

店主瞪着他,被那种对自己收藏的珍品所表现出来的蔑视和冷漠惊得目瞪口呆。擎天柱握住了门把手,但他的脚步被冻住了。

在那里,在他右边的墙上,挂着一把破旧的银白色枪。

一把非常熟悉的枪。

擎天柱走近了一些,眯起光镜看向那把枪,他甚至还擦了擦光镜。不,不,不会的,不可能。

然而——形状、配色,还有侧面熟悉的波浪……简直不可思议。

“呃,先生?这只是一个装饰品,它不能用。”

擎天柱差点被店主的声音吓得跳了起来。接着,另一种感觉沉到他的油箱里:恐惧。

“不能用?”他是……在看着一具尸体吗?

“这的确是塞伯坦式的。我曾经兴冲冲地握住它,但它却并没有开火。我试过修理它,甚至还找过些首都的行家。但他们都说这枪看起来不错,它就是拒绝开火。修理塞伯坦技术装备很难,他们也没见过这种。”

“我……看看。”也许这样最好,擎天柱非常确定任何一个塞伯坦人都能认出这支枪。

从墙上拿下枪时,他的手指只是轻微地颤抖了一下。接着,擎天柱进行了一次快速扫描——就是这个磁场标志和火种脉冲!

最终确认后,他大大松了口气,擎天柱拨通了一个他已经多年未曾使用的私人通讯频道。

[威震天?]

[你想干嘛,领袖。]

这声音惊到他了,虽然的确是擎天柱期望听到的。

[你是清醒!]

[我当然神智清醒。你这么大声简直可以把一个泰坦从停机中吵醒了。]

一个呼之欲出的威震天皱眉蹙额,咬紧牙关咕哝着的画面差点让擎天柱笑了起来。

[你怎么了?]

[说来话长。你打算一直站在这儿,直到店主认为你出故障了?]

直到这时,擎天柱才意识到自己在别人看起来有多奇怪。

“我,呃,”他清了清喉咙。“我要买这个。”

“但是,先生,”店主申明道,“它不能开火!”

擎天柱在面罩后得意地笑起来,“哦,我确定它会为我开火的。”

[你确定?]

威震天尖酸的语调简直可以熔化钢铁。

[难道你想永远留在这里?]

[……]

[和我想的一样。]

“我说了,”擎天柱继续大声说,“就买这个。”

~*~~*~

“那么,”当回到他安全的小飞船里,擎天柱又开始了,“发生了什么事?”

枪无法叹气,但威震天以某种方式表达了这个意思。

“简而言之,我恢复为这个变形形态,以渗透到某个我认为可疑的组织中。我保持了这种形态。然后有一天,我的枪身折断了,这情况持续的时间比医生预计的更长。但是最后,好吧……”

“没法恢复了。”

“是的。”威震天沉默了一阵,“你呢?在这个银河系边缘做什么?难道你不是应该带领你的汽车人奔向光明未来什么的吗?”

“唔唔,关于那个,”擎天柱咳了一声,“我……不再领导汽车人了,不再领导任何人了,已有好多塞年了。”【Vorn-塞伯坦年,=83地球年】

“天哪,你终于收集到足够的意志力来放权了?”【威总毒舌,但一针见血啊】

“什么?”

“哦,领袖。”威震天笑起来“你试图辞职并放弃领导地位无数次了。但每次你一认为出问题了就会跑回去,把当时管事的人推到一边。”【这一点完全没错,从好的方面理解是柱子劳心劳力,奉献一切;从坏的方面说这种老领导实在烦死人,又不好说他什么】

“我想要帮助人们!”

“当然,当然。”威震天的声音竟有一丝苦涩,“我们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擎天柱的光镜变暗了,“你怎么敢把我和你相比。”

“我并没那么说,你自己做了比较。”

从擎天柱内芯深处升起的咆哮,却在中途变成了疲惫的叹息。

“普神在上……”擎天柱倒进飞行座位(在他的重量下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嘎声),用手捂住脸,“威震天,我们能不能有那么一次不争吵吗?”

“我不知道。你能吗?”

这一次再没有什么阻挡擎天柱恼怒的咆哮,“别让我把你扔回店里。”

“哦,我可不敢让你做任何事情。毕竟,是你买了我。”

这话听起来带刺,但威震天的语调中有些东西——或许只有如擎天柱这般了解他的人才能发现——击中了擎天柱的胸口,使他火种生痛。

“威震天,我……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他站了起来,突然感到焦躁不安,“我只是为了让你离开那里才付钱。你明白的,对吗?”

“是的。”气呼呼的回应,虽然并没有真正说服擎天柱,但聊胜于无。

“我们会找到办法来修复你的变形齿轮,”他承诺,“或者其他坏了的零件。”

威震天发出一个含糊的声音,但没有再多说什么。


TBC


根据 @Tervias Prime 的建议做了些修改。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