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Hankcon】自由是与你在一起 Ch.3

Ch.2


Chapter 3

成为异常仿生人后,出现了大量而持续的情绪冲击。处理好这些已经够困难的了,而现在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他曾经努力应对日常生活中突然出现的简单情绪。被声音吓一跳,为电视上的有趣内容发笑,喜爱相扑恳求外出散步时的可爱模样。

那些与他现在的感受相比,全都显得如此渺小。

爱。

一个人该如何应对如此强烈的情感?相爱的时候,他们如何能专注于日常生活和工作,并且表现正常?这感觉就像是它已经占据了康纳的每一字节存储空间。

他所能想到的只有家人、汉克、爱。他一直在内心迷茫地感受着这些事。

最糟糕的是,他无法与汉克谈论此事。在此之前,当他们一起在家中时,他捧着自己的心,去向汉克寻求帮助。告诉汉克关于情感以及它们如何令自己难以应付的问题。汉克帮他度过了难关,以一种康纳从未想过能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的耐性。

但他无法与汉克谈论这种情绪。他不能未经考虑,就在他们和相扑一起在沙发上时提起这个话题。“嘿,汉克。我又有了一个情感问题。事实上,我相信自己爱上你了。我该怎么办?”好吧,他看不出那么做会有任何顺利解决的可能性。

他沉浸其中好几个星期,尽最大努力没有表现出和以往有所不同。像往常一样完成日常家务。叫醒汉克,准备早餐,照顾相扑,购物和打扫,做晚餐,与汉克一起消磨时间,然后静滞。

看起来他似乎在糊弄那个男人。他设法将自己内在感受的外露保持在最低限度。但它越来越难以控制。他抑制不住想要伸出手,以某种方式触碰汉克。

幸好汉克最近忙于辖区内的案子。他们正在侦办一系列仿生人谋杀案,那被认为是一个激进的反仿生人组织所为,但无论谁是真凶,都做得很干净。那些人只留下了他们希望警方找到的东西。饱含仇恨、有隐含意义的标注。没有DNA证据或诸如此类的东西。汉克一直在说他想要康纳参与这个案子,但康纳总是委婉地告诉他,自己现在没有许可,在他的问题落实前都不行。

他知道,这种仇恨一直在困扰着汉克。汉克曾是那些以偏见憎恨仿生人的人类之一。康纳相信这个男人为此感到愧疚,考虑到他和康纳现在如此接近。

无论如何,汉克的心思过于专注,以至于没有发现康纳几乎显而易见的肢体语言变化。康纳为此很感激,尽管他同时也担心汉克工作得太投入了。

一天晚上,在康纳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感情的几个星期后,汉克像平时一样怒气冲冲地从工作中返回。他一边嘟囔一边走进厨房,气呼呼放下东西。康纳有一股冲动想要走向他,吻去他紧锁的眉头。他设法控制住了自己,只是专注于把汉克的食物装盘。

“今晚又是一个。上帝啊,事情失控了。”汉克抱怨道。康纳眨了眨眼,将盘子放在男人的面前。另一起谋杀案?这是第五个了,在仅仅两周内。

“另一个仿生人?怀疑是同一个团伙?”康纳问道,显而易见的关心出现在他的声音和表情中。他真的感觉到了。就像是一个老虎钳在自己的胃里拧动,疼痛传向全身。尽管他曾经有过类似感觉,但这对他来说还是全新的。他不得不保持不动以渡过这阵情绪。

汉克叹了口气,点点头。“是啊。狗屎的,只是个女孩,想要过自己的新生活。到处都有她写的诗。它们很好,非常好。”汉克用手揉搓着自己的脸,显然非常沮丧。

康纳没能及时阻止自己。他伸出手,握住了汉克的一只手。把它从汉克的脸上移开,轻轻放到桌子上。“我知道这让人心烦,汉克。但你不能让自己被它消耗掉。你是一个好警察,能解决它的。你会抓住他们,我知道你会的。”康纳轻声保证。

汉克盯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僵了一下。康纳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但他没有放开。这只会引起更多对这个动作的关注,让它显得更尴尬。相反的,他坚持着,在一个表达支持的朋友的借口下。

汉克没有马上抽出手。当他最终这么做的时候,也是缓慢的。他拍了拍康纳的手,然后才拿起了康纳为他准备的叉子。

“谢谢,康【这里原文就是Con】。”汉克粗声粗气地说道。当他吃饭时,房间陷入了沉默,康纳转身去清理厨房。他对做家务没有任何不满。汉克让他免费住在这里。模控生命没有给他提供资金,他也没在警局找到工作。所以,他不介意以这种方式帮忙。

康纳的釱液调节器有力地泵动着。他甚至都不知道它能够像这样加速,但显然,这是对他当下情绪的自然反应。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担心、犹豫、爱。他全心全意地专注于清理盘子,没有让自己迷失在情感的漩涡中。

他听到汉克吃完了,来到水槽边,感觉就站在他的身后。在汉克反对之前,康纳转身从对方手中拿过脏盘子。

他轻声笑了笑,棕色的眼睛满是温暖。尽管情绪波动,但他还是想成为汉克生活中固定的存在。他想成为一个好朋友,如果这意味着要将他的感情抛到一边,那就这样吧。

汉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放弃了自己惯常的说法,关于康纳不必这样做的那些话。他拿着一杯水,慢慢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康纳看了他一会儿,收拾完厨房,然后按惯例坐到了汉克旁边的沙发上。电视上正在播一出喜剧节目,康纳没有费心去分析它。他的思绪过于专注在其他事情上。

“我忍不住想……如果那些混蛋来这里该怎么办?如果接下来我发现是你该怎么办?”汉克突然低声地说。康纳皱着眉平静地看着汉克,当他处理汉克那些话时,LED变黄了。

“汉克……”康纳声音轻柔,但没有说下去。他不知该如何回应。

汉克吸了吸鼻子,低头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手。“五个,康纳。五个无辜的生命。为什么?因为组成他们的东西不同,因为血的颜色不同?”

康纳沉默了。他回忆起第一次到警局工作时,汉克办公桌上的反仿生人便签。上一次他去办公室的时候,它们被撕掉了,代之以相反的观点。

“人类。我们认为自己比任何其他东西都优越。”汉克愤怒地喷了喷鼻息,语调中充满厌恶。康纳发现,这是对现状、对汉克他自己感到厌恶。“就像是我们由某个超凡的上帝以特殊方式创造,而其他一切都是狗屎。动物、植物、仿生人。他们都比我们低劣。人类就是他妈的一坨狗屎。”汉克喝了一大口水,康纳可以看出来他希望是更有劲儿的东西。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因果报应。也许,这就是我们所得到的。我们设计出某种东西,创造了生命。然后我们的造物让我们自己变得无足轻重。我们猛烈地对抗它,却无法阻止它。我们花了大量时间把地球以及其上的一切都搞砸了。现在都报应到了我们自己头上。”汉克哼了一声。

康纳的LED停留在黄色上,然后变成了明亮的红色,他理解汉克有多难过。

他再次向汉克伸出手,轻轻放在人类的手上。“汉克,所有的生命形式都有好有坏。那些做这种事的人类,他们是残忍的。但这并不代表你们这个种群都要被视为无价值的。你就不是。”康纳轻柔地说。

汉克看起来没有被说服,所以康纳继续说道,“如果你不在了,我会觉得生活比现在糟糕。你和相扑是我的家、我的家人。我对你曾经的想法没有任何恶意,对于那些持怀疑和害怕态度的人没有任何恶意。”他严肃地说道。

汉克看向他。水杯现在被放到了边桌上。康纳在汉克的眼中看到了一系列的情感。内疚,欣赏……以及他无法定义的东西。又或许,是他不敢去分析的东西。

他们之间出现了一段沉默,接着汉克紧紧握住康纳的手,“看着那些受害者,我就像看到了你。被无视并且惨遭虐待,到处都是蓝色。康纳,这让我感到害怕。它让我对这个世界、对我自己感到愤怒,为我曾经有过的那些想法。”汉克摇了摇头,闭紧了双目。

康纳想要靠上去;想要在汉克唇上轻吻。这太可怕了。他们本来是搭档、朋友。汉克毫无疑问视他为一个柏拉图式的家庭成员,甚至可能是儿子。汉克不可能回应他。

汉克在这里,正在卸下他最黑暗的恐惧,而康纳却想着要破坏他们已经达成的亲密关系。

“我没事。”康纳终于答道,“我就在这里,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他微笑着轻握了一下汉克的手,希望能让汉克振作起来。“而且,闯入者永远不可能通过我们凶猛的护卫犬。”他打趣道。

汉克笑了起来,显然感激这个轻松的评论。这让康纳也笑了起来,因为看到男人的表情从烦恼变为逗乐而眼睛发亮。

康纳注意到,他们都没有移动自己的手。他们握着对方的手,以此感受在这个世界上的根基。这是提醒他们自己存在于此的方式,他们并不孤单。

“谢谢。”汉克低声说。康纳几乎为这种坦率感到震惊。汉克习惯于为他的个性加上一堵防御墙,让人感觉他根本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在内心深处,汉克很温和,他有情感,也很在意。

康纳没有回应这句话,而是冒了一个风险。

他在沙发上转过身,重新看向电视,把头靠在汉克的肩上。

他并没有关注电视节目,而是想要看看汉克对这一举动的感受,不是通过扫描,而是通过真实的感觉。

汉克略微僵硬,但没有抗拒。几分钟后,他放松了。他们坐在那里,享受彼此的存在,让电视节目作为背景在那里播放。

康纳闭上眼睛,竭力抑制内心的情绪波动。它是如此强大,如此鲜活。真疼。强烈的渴望让他的胸部感到尖锐的疼痛。

这种想法让他觉得自己很自私。毫无疑问,汉克将这视为一种家人式的安慰。而康纳所想的却是如何得到更多。他想要用手指穿过汉克的灰发,想把嘴唇贴在男人温暖的皮肤上,无论是哪里。

而现在,他允许自己为此感到满足。

他不确定自己还能这样维持多久。爱给他带来了如此多的痛苦,考虑到这只是单恋,毫无疑问最终也会伤害汉克。

他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而是对相扑进行扫描,检查它是否有健康问题。做任何能分心的事情。

他发觉汉克的呼吸声渐渐变得深沉,随后发出了轻柔的鼾声,康纳微笑起来,喜悦又悲伤,他的情绪在这声音中重新在内心沉淀下来。汉克已经睡着了。

康纳让自己享受了一会儿这种亲密感,然后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松开汉克,将后者抬到床上。康纳将他放下并拉过被子,男人翻了个身但没有醒来。

他想要躺到汉克身边,在静滞的时候感受这个男人的温暖。这天晚上他无数次地克制住了自己,悄悄溜出卧室,感觉比以往更加失落。


TBC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