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All I Remember - Part.5~6【冬兵中心】

Part.3~4


Part.5

这是一家颇为高档的养老院(意料之内,排在捐赠名单第一位的就是Stark)。干净明亮的楼房,大片的户外绿茵,入口处也有适当的安保——主要是防止记忆障碍的老人离开,对进入者倒是没有太多限制,毕竟到养老院杀人放火的需求极为罕见。

但他仍然采取了必要的伪装,或许没有人打算到养老院来行凶,但追击冬日战士的Hydra并不在乎多一些连带伤亡。更何况他即将拜访的这一位,Hydra也不是毫无兴趣的。

他现在已经记起她。只不过零碎记忆里的她不是现在满头白发、一脸皱纹的样子。她是SSR的女神——是的,这个形容完全不夸张,热烈的红唇搭配耀眼的连衣裙,而在那之下,她拥有的智慧和力量,任何男人都不敢忽视。换做从前,躲在窗帘后面可逃不过她的眼睛。

军营里所有的人都看着Peggy Carter,而她只看着Steve,只想和Steve跳舞。Steve也看着她,美国队长的确值得最好的。

桌上的相片让他头痛——泥地、帐篷、扑克牌、香烟,还有像金条一样珍贵的巧克力块。但不像拿盾牌的美国队长,不像这个躺在床上的老妇人……他已经从这个世界逝去。他同样是冬兵曾经人生的一部分。冬兵本也应该如此,不再属于这个闪亮的新时代,看不到纽约如今的模样,不会知道有一日咖啡可以变化出如此多的口味。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张红色的面孔,疯狂、邪恶,伴随着剧烈的痛……但那次他们没有成功。也许他们的技术还有缺陷,也许是持续的时间还不够长,也许……因为有人来了……Steve变了,高大、强壮,和他充满勇气的内心一样壮丽。火焰,断裂的横梁,以及不可思议的惊人一跃。

当护士离开,他从帘后走出,靠近床边。或许现在是她不记得了,他知道这种病,当人类衰老之后,大脑萎缩,失去记忆。和他被外力刺激的洗脑不同,这种衰退是无法挽回的,只会日益严重。如果不是冰冻,他现在也差不多有这么老了。

“Barnes中士。”她睁开眼睛,迟疑了一会儿,叫出他的名字。

她竟然认得!竟然记得!她当然不会叫他Bucky,当年就是按军衔称呼的,普通的工作关系。只是在如此久远的时间之后,除了Steve,还有一个人记得他,这一点仍令他突然涌起一阵温暖。

然而,她随后的话却让他坠入冰窟……

“……冬日战士,”她的眼睛微微闭起,仿佛不是在和他说话,只是拉出了脑海中的一条线索,“James Bucky Barnes,代号冬日战士。他没有死,Howard安排的人送回情报……太多次关键刺杀,我们必须知道他是谁。”

“你们一直知道我是谁?”他轻声问,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又究竟是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每次行动后就会消失很久,无法追捕。也许Steve要是还活着,他能做到。哦……”她突然哭起来,“Steve死了,我让他等一等的,Howard可以给他找个坐标。”

他迅速离开了,没有再听下去。他在侦察这座养老院时,看到Steve来过,她只不过又一次忘记Steve复活了而已。

神盾发现了冬日战士的秘密,这是Hydra当初安排他行刺她的原因吗?再也不会有人会告诉他了。冬日战士并不是一个幽灵,曾经认识他的两个人,Peggy Carter和Howard Stark,知晓他的存在。

然而,这并不会改变任何事。


Part.6

食物总是很美味。

燕麦棒掉进油锅的时候,他正端着打好的蛋液准备往锅里倒,突然溅起的油星差点飞进眼睛,本能地咒骂了一句,以至于咬在嘴里的燕麦棒就那么掉了进去。沾着蛋液在油里滋滋作响的燕麦棒散发出美妙的香气,他决定索性就那么炸一下,看看是什么味道吧。

燕麦棒现在成了他的常备食物,携带方便,能量充足,而且味道也不错。他喜欢原味蜂蜜,还有巧克力,每次去超市基本上都整盒整盒的买,不仅平时吃,还要定期更新地板下那个背包的储备。他知道自己可以比常人忍受更久的饥饿和干渴,但如非逼不得已,肯定没有必要这么对待自己。背包里有武器、食物、水、假护照,以及一些他收集的关键资料,不管他的未来如何,这些东西肯定用得上。

虽然现在看起来很平静,别人以为这只是一栋废弃的旧楼,没注意到最近一阵子有人进出。但他会随时准备着从这个安全屋撤离。入住前就规划好了逃跑的路线,在脑子里预演过各种情况,沿着这个路线他可以迅速抵达旁边一栋楼。

为什么他成为了所有人的目标?

薄薄的蛋皮鼓了起来,咬上去脆脆的,燕麦棒里的糖浆软化了,配上燕麦颗粒,咬在嘴里口感很不错。和最初的饥不择食比起来,他最近对食物挑剔了不少。资产只需要营养成分,只有人类才会在意食物的味道,不是吗?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