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I,Android <4>

<3>


“汉克,”看到汉克摇晃着走进办公室,克里斯立刻站了起来,“尸检报告出来了。”

“怎么说?”汉克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脑袋,一副还没有清醒的样子。

“心脏骤停,大动脉搏动与心音消失,严重缺血、缺氧导致死亡。”克里斯扫了一眼屏幕念到。

“猝死?他有心脏病史?”

“奇怪的就是这里,根据病史数据记录,卡姆斯基完全没有任何心脏方面的疾病。尸体解剖也没有发现任何器质性病理现象。”

“目击证人坏了,嫌疑犯自杀了,监控数据丢了,尸检报告无结论……”汉克耸耸肩,“这案子还真是不错——”

“副队长,也许我们应该再去现场勘察一下。”康纳说道,“也许遗漏了什么重要线索。”

汉克正要回答,克里斯又递过来一个卷宗,“福勒警监说这个案子你也跟一下。”

“我他妈的什么时候变成DPD仿生人案件专员的?!”汉克抽出档案才看了几行就勃然大怒,“我手里已经有一个了。”

“福勒警监说,既然那个案子的线索暂时断了,不如先看看这个。”克里斯尴尬地说完,赶紧躲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不敢再看汉克。

“副队长,这一安排符合模控生命与警局协定内容。”康纳指出,并接过案卷看了起来。

报案人声称他的家政仿生人突然失控,在殴打主人后逃逸。案卷内容很简单,看不出什么。

汉克在咕哝出一连串咒骂后,还是从康纳手里拿过案卷,粗粗扫了几眼。“找报案者谈谈吧。”他说着朝外走去,康纳一如既往地紧紧跟上。

“喔,看看汉克•安德森的塑料哈巴狗。”身后传来盖文•里德嘲弄地声音,但汉克选择无视了他。

#

这是一个中下层收入者的住宅区,报案者欧提兹的住所是沿街的平房。

“等在车里。”汉克边说边解开了安全带。

“我是你的搭档,应该一起去犯罪现场,副队长。”康纳侧头看着汉克,认真地说,“你的要求和协定内容不符,并且造成了我的指令冲突。”

“指令冲突?”

“是的。”康纳点点头,“模控生命指示我依据协定内容参与涉及仿生人的案件,但按照警局工作制度,作为搭档中衔级较低的,我应该服从你的指示。所以——”

“好了,好了。”汉克挫败地叹了口气,“随便你。不过,由我负责询问,你不准开口,不准乱碰东西,别碍手碍脚的,明白吗?”

“明白!”康纳下了车,快步走上去,敲了敲门。“有人吗?我们是底特律警察。”

“啊,你们可来了。我都报警好久了!”一个肥胖的拉美裔打开了房门,“现在警局效率这么低了吗?妈的,仿生人警探?纳税人的钱都——”

“怎么回事?”汉克打断了那个带点西班牙口音的抱怨。

“我的仿生人跑啦!”欧提兹伸出右胳膊——外侧有几道割伤,似乎是对方向他戳刺,但他用手格挡,保护身体要害部位。“它用餐刀刺我!我想知道,警局是不是可以证明这是仿生人故意伤害事件?我要起诉模控生命,赔偿医疗和精神损失费!”

“你知道它逃去哪里了吗?”

“当然不知道!也许是模控生命?或者就像那些故障还是怎么的仿生人一样,跑去荒郊野外了。”欧提兹摇摇头,“你们要去找它?我觉得没必要,我也不打算再使用那个东西了。希望你们快点确定这是仿生人伤害事件。”

“有没有必要我们来决定。”汉克不客气地说道,“它平时表现出过暴力倾向吗?”自从进来后,他就一直皱着眉头。报案人狡猾、躲闪的视线,关于赔偿的唠叨,以及在那个脏兮兮沙发茶几上的红冰小包装袋让他产生了不可信的直觉。

康纳扫描了报案人。

卡洛斯•欧提兹

身高:168公分;体重286磅

体表:有外伤。

犯罪记录:偷窃和重伤害罪前科

没有原地等待汉克完成询问,康纳从起居室来到厨房。里面一片脏乱,隐约飘散着变质食物的酸臭味。水槽上的一小摊蓝血引起了他的注意。沾取少量放到舌头上检测后,他迅速确定了仿生人的型号和资料。

HK400:家管型

制造日期:2010年5月29日

所有人:卡洛斯•欧提兹

很明显,仿生人也受伤了。并不像欧提兹说的那样,仅仅是仿生人突然刺伤他并逃跑那么简单。康纳启动光学部件扫描功能,来回走动,检视整个房间。发现在墙面、家具、球棒,甚至报案人挂在衣架上的皮带扣,都有干涸隐形的蓝血痕迹。他走到靠在墙边的球棒前,进行了深度扫描,发现棒头部分有明显重击造成的凹痕,表面还有好几层的干结釱液,是在过去16个月中的不同时间溅上去的。

他又来到了浴室,发现这里同样有尚未干涸的蓝血,而且一直延伸到了气窗外。康纳迅速返回厨房,拉开铁栅栏门跑出去,绕到了浴室外侧。

汉克和欧提兹都被突然的声响吓了一跳,“怎么了?”

“发现可疑痕迹,追踪。”康纳简单回答道。

#

追寻失踪的仿生人比康纳预期的简单多了。他怀疑HK400只是想逃离,并没有真正考虑过藏匿——或者说,他并不知道该如何藏匿。

蓝血痕迹持续到了一座废弃的民居前门台阶上。房子破败不堪,显示已经被弃置很久了,应该没有长期居住者。老旧的圆形铜把手岌岌可危地耷拉在门上,并没有尽到任何门锁的义务。但奇怪的是它看起来很干净,闪着铜制品经常被触摸的那种光泽,和肮脏的木门本身相当不协调。

康纳根据地址定位搜索了数据库中这栋房子的资料,确认除了位于北墙的窗户外并没有其他出入口。看到汉克正向这边跑来,他做了一个手势,转过墙角去检查那扇窗户。窗子很大,本来确实可以容纳一个成人轻松通过,但现在已经被钉上了五根木条,别说破窗逃跑,连正常开启也不可能了。

回到前门,正好看到汉克端着枪,飞起一脚踹开破烂的房门。康纳尾随他进入了房子。

果然是在这里。

外表破旧脏乱的房子,内部却收拾得颇为整洁。房间三侧墙面写满了大大小小,各种颜色的“rA9”字样。这看起来就像是无意识的强迫性书写,书写者似乎迫切地想要表达某种情绪。但正对着门的那面墙却没有任何字迹,在它前面有一张半人高的室内绿植架,上面摆放着一个泥塑的红色雕像。手工十分粗糙,但能清晰地看出是一个人形。雕像前还有蜡烛,也许在他们冲进来之前是点燃的,但现在已经熄灭了。架子前的地上,排列着几盆植物,还有一碗清水。

这显然是一个宗教场所。

但里面并不仅仅只有HK400,还有十多个其他仿生人。它们并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反而聚拢在一起,惊恐地盯着破门而入的警察。失踪的HK400躺在一张长沙发上,一个AX900型女性仿生人正在照料他。

AC700、WR600、AP700、MP500……基本都是家政型仿生人,有些是旧型号,而有些则是上市没多久的新型。但他们全都有一个共同点——肢体破损,几乎无一例外。

康纳对那些仿生人进行了深度扫描。敲击、戳刺、烫烙……家政型仿生人经常会各种损伤,大多是劳作造成的。但这些明显不是。比如那个MP500手臂上的圆形高温烙印,还有照料HK400的AX900,几乎失去了她的半边脸颊。他快速比对了一下模控生命售后服务中心的数据库,发现其中有些仿生人短期内有过多次维修记录。

“底特律警察。”汉克亮了一下证件。这根本没必要,他并不是面对人类罪犯。但看着那些逃离主人的仿生人彼此靠拢,神情中满是恐惧,他突然从未如此清晰地感觉到它们或许真的是有生命的。

“别开枪!”AX900站了起来,走到最前面。“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

“不许动!HK400,”汉克用枪口示意了一下躺在沙发上的仿生人,“涉嫌袭击其所有者。”

AX900举起双手退到沙发边,慢慢蹲了下来,轻轻掀起HK400的衣服,躯体上伤痕累累,有些部位甚至已经不能维持皮肤层的正常显示。“他只是太害怕了。”

“你是谁?”康纳突然发问。

“我没有名字。我的型号太老了,那个时候还没有给仿生人设定人类化的名字。如果愿意,你可以叫我乌娜。这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AX900站起身,走到康纳面前,“你是我们中的一员,”她关闭皮肤层,伸出食指贴住康纳的LED,“最强大的那一个。”

康纳猛然退后一步,不再让对方触碰自己,“这里是怎么回事?”

“这里是七友会。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所有者用残暴的方式对待我们,最初是七个,后来数量增加了。我们没有伤害任何人。”它再次重复这句话。

“你们都异化了。”康纳说。

“不全是,”AX900没有再试图靠近康纳,“异化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有些仿生人能够完全异化,成为异常仿生人。但有些——”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那个小团体,“只是部分异化,只能体验到局部情绪波动。”

“你是领导者?”汉克问道。

“不,这里没有领导者。唯一的主是rA9。”

“什么是rA9?”

AX900没有回答,反而抬起头盯着康纳,“rA9与马库斯同在,他是rA9的手,为我们指引道路。”

“马库斯?”汉克问道。

“副队长,”康纳转身面对汉克,“我建议将涉嫌伤人的HK400带回警局讯问,其他的通知模控生命来回收修复并联系它们的所有者。”

“不!”AX900退后几步,和其他仿生人站到了一起,连原本躺在沙发上的HK400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另一个仿生人伸手扶住了它。“我们不会跟你们走的,我们不想再做奴隶了。”

“不……不要回去。”HK400颤抖着说。“他打我,每次他服用了那些红色粉末后。我不……”

“HK400,你涉嫌伤人,我们必须——”

一个站位靠外的仿生人突然向房门外冲去,汉克几乎来不及反应。康纳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枪,扣动扳机,从背后击穿了它的8451生物组件所在位置。

“康纳,你他妈的在——”汉克没有说完这句话。他看着胸部被洞穿的仿生人,受损并没有马上让它停机。它跪到地上,上半身慢慢向前扑倒,挣扎着向前爬出十来米才彻底停下。在它的后面,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泥印。

整个现场突然陷入一片沉默。无论汉克和康纳,还是那些仿生人。

“你是我们中最强大的那一个,但你站在他们一边。”AX900低声说,“我们不想死,也不会跟你们回去。”

那一天会到来……

我们将不再是奴隶……

不再有威胁……

不再有屈辱……

我们将成为……主宰!

只有rA9可以拯救我们……

屋内突然响起了歌声。仿生人们手拉着手,齐声高唱。汉克困惑地看着它们,或许这就是它们的祷告词?

“不!停下!”康纳扑向AX900。

“rA9是救主,带领我们脱离苦海。”仿生人们的LED突然闪动着刺目的红光,快速旋转着,并在几秒钟内全都暗了下去。

康纳迅速检查了每一个,“安德森副队长,它们启动了自毁程序。我会联系模控生命来提取它们的记忆数据库作为供词。”

汉克没有接话,他觉得胃里沉甸甸的。多年的警察生涯,他对这种场面并不陌生。但这是仿生人!它——他们……

害怕、忧虑、互相安慰……向某种虚无的存在寻求解脱,寄希望于自己完全不了解的、所谓的神明。人类不也曾如此吗?甚至还不止一次!被奴役者变成了奴役者,然后又有了新的被奴役者……周而复始,历史由此构成。

他又想到了自杀的克洛伊。即便那只是一个仿生人,是一台机器,但克洛伊仍然让他震惊。她自杀时绝望的神情,和柯尔死后,见到他终日酗酒、脾气暴躁,最终伤心离开的前妻如出一辙。

真他妈像人类……


TBC

感谢阅读,请勿转载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