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Megatron/Poetry series-Part.2

Part.1


作者:Owlix

原文AO3

翻译:糖番茄

授权见前篇

备注:请勿转载,谢谢


迈向和平


一大清早有人敲他房门的时候,擎天柱——不,现是奥利安——不,擎天柱……不管哪个,还处于宿醉未醒的状态。

前一晚,他和威震天坐在一起喝酒,在麦卡丹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没有说话,只是喝酒,沉浸于同处一个地方而不试图杀死对方的怪异状态中。

威震天先醉了。就像过去那样,他总是不能控制自己的酒量。令人惊奇的是,尽管经过了那么多次改装和那么多年的战争,这一点却从未改变。

擎天柱的情况稍好些,不过用不了多久也会像威震天一样了。擎天柱喝酒通常是有目的的,而今晚他的确有一个目的:埋葬悲伤,迎接没有战争的明天。

他们俩相对无言——也可能是有太多要说的,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或者不知从哪里开始。对擎天柱而言,他只想喝酒不想说话。罗嗦没让人打扰他们,其实基本上也没人注意到他们在那里。

威震天伸手越过桌子想要触碰擎天柱,也许是因为醉了,他的手移动得很慢。但在碰到擎天柱的手之前,它突然停住了,垂落在桌上。就是这一点迟疑让薄薄一层空气阻隔在他们的指尖。

擎天柱既没有退缩,也没有靠近。而威震天的手一动不动就像被焊在桌子上。指尖的微小间隙,那片温暖而脆弱的缓冲,成为擎天柱醉意下全部注意力的焦点。

他们坐在那儿,从指尖感受着对方的微弱热量和线路中熟悉的电磁波。既不对视,也不移动,只是继续喝他们的酒。

夜晚在继续,酒也在继续。没人打扰他们。罗嗦悄无声息地为他们加满。

~*~~*~

到了早上,擎天柱醉得不行,不过他起码还是充了会儿电。而威震天看起来更糟。他都没顾上把自己清理干净,脸上的表情比机体状况还要差,光镜像个失眠症患者那样朦胧失焦。

威震天把一块数据板塞到擎天柱手中。后者盯着它,但半睡半醒的状态让他的视线或注意力都无法集中。当擎天柱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威震天已经走了,留他独自站在门口。

擎天柱拿着数据板回到房间,眯起眼睛看向屏幕。

主目录上只写着“诗歌”。没有简介,没有说明。只是一个文档接着一个文档,每个文档都是一首诗。

擎天柱沉重地坐下,再次眯眼看着屏幕,似乎认为上面的内容会改变——它没有。目录还在那里——太多了以至于不能显示在一屏上。他不断滚动屏幕,但还有更多,更多。

他盯着手中的数据板,一动不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猛然滚动到目录顶端,点开第一首诗,开始阅读。

~*~~*~

从时间上看,这首诗写于战争开始时——他们的战争。一首充满痛苦和愤怒的诗。擎天柱读了一遍,两遍,然后又疯狂地翻到下一首,阅读,然后是再下一首。

威震天的写作水平在进步。他的第一部作品虽然笨拙,不切实际并且充满痛苦,却立刻吸引了擎天柱。但随着文笔越来越好,那些句子却如同他的情绪一样,变得阴冷而暴戾。

其中有一些诗是关于他的。关于擎天柱。

不是全部,但足够多了,多到足以让威震天特意把这块数据板给他看。也许这就是威震天昨天晚上做的事——筛选四百多万年所写的诗。

还有一些是关于威震天自己的。关于他的哲学理论及其变化,关于他的弱点、他的失败和他的疲惫。关于他扼杀的渴望,以及那些他除了通过诗句没有其他方式宣泄的不恰当情感,他不认为有人会读到这些。

它们是如此生涩,就像从被撕开的火种舱丑陋裂口中闪耀出的生命之辉。

一页又一页,一首接一首。擎天柱读着,虽然光镜发烫,手在颤抖,关节僵硬而疼痛。他仍然不停地读着,读着,直到滚动条的最后,只剩最后一个文件。

从时间上看就是今天一早——这才是威震天整晚在做的事,不是选诗,而是写诗。

擎天柱开始阅读。

这首不同于其他那些。这是一首关于转变的诗。关于已经改变的,以及那些还没有改变的——火种之外被替换的装甲和重建的零件。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含义,擎天柱读了两遍,并让那些话留在他脑海中。他感觉自己已经累得都看不懂了。稍后他会重新阅读,会把所有这些都重读一遍。

擎天柱关闭文档,抬起头,感觉身体僵硬,光镜涩痛,并且缺乏能量。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读了几个小时。

~*~~*~

这曾经是他们的方式。威震天会给奥利安一个写满他最新诗歌的数据板——虽然没有这么多——而奥利安会兴奋地阅读它们。

威震天曾为此嘲笑他,“对一个警察来说你读得太多了”。而奥利安在面罩后微笑着说,“我一直认为,如果有另外一种可能的话,我或许会成为一个很不错的图书管理员”。而威震天就会大笑起来,他的笑容是温暖的,全无嘲讽。威震天从来没有把他仅仅当成一个警察。就像震荡波议员一样,威震天总是能在他身上看到更多。

那时,奥利安和威震天在彼此之间建立了一个数据链接。威震天总是没有足够的勇气去确认奥利安是否读了诗,但每个文档被访问时都会有数据反馈。比如当奥利安打开其中一首,就会通知到他。当奥利安慢慢品味一首时,或当他关闭又重新打开,再次关闭又再次打开时……他不断地收到通知。

威震天不会留下来等着,但他曾经对擎天柱承认过自己会焦虑地等待那些数据反馈。他总是对自己的诗感到没把握,不敢去分享它们。

擎天柱突然意识到,这也许是多年来威震天身上另一件没有改变的事。

他站起来,强迫自己喝了点能量液,以消除油压过低的重复警告。接着,他拿起数据板走出房间。

擎天柱找到威震天的舱室套间。有守卫——毫无疑问是警车的安排,或许这样做确实更好。擎天柱要求守卫离开,然后才敲门,没有应答。他再次敲门。门开了,威震天站在门口。他显然没有睡过。

威震天盯着擎天柱手中的数据板,光镜格外明亮。而擎天柱则盯着威震天的标志。

“我读了。”擎天柱最终开口说。

威震天仍然注视着数据板。擎天柱眼角余光看到威震天的神情流露出惊喜。

“所有?”威震天问道,他的声音疲惫沙哑。

“是的。”擎天柱说。

威震天等待他再说些什么,但擎天柱并没作好谈话的准备。还没有。也许在更多的睡眠之后,也许等宿醉过去,也许在他有更多思考时间后。如果他们要这样做的话,那就不能像上回那样,这次他们要好好完成。

威震天伸手拿起数据板,动作缓慢而刻意。他抓住它,轻轻地拽着。

擎天柱没有松手。威震天拽得更用力,而擎天柱握得更紧。在那一刻,他们俩同时拿着数据板,互不接触,只是感觉着彼此拉扯的力量。然后威震天突然松开了。他不愿意再争斗,哪怕是这样一件小事。

“我想要重读它们,”擎天柱说,“明天,在头脑清醒的时候。”

威震天神态中的某种东西变化了。“啊。”他说,像是松了口气。擎天柱听出他清了清发声器,但无论威震天打算说什么,最终他什么也没有说。

“明天。”擎天柱重复了一句。

他们在那儿站了很久,直到擎天柱最终转身离开,而威震天看着他走远。


-Fin-

===============

译后记:

这文真的好温暖。四百万年里,威总一直在写关于柱子的诗。而柱子看完后,想起威总以前会等着收他读过诗歌的消息提醒,就特意跑去告诉他自己看过了。两个都不说破,但心里又都知道。

我读的时候立刻就被文中的氛围给打动了。从分崩离析到百万年的战争,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东西太多了,太多的分歧和针锋相对,还有那么多的死亡和毁灭……我从来不认为一纸和平协议或任何形式的和解能够轻易消融那一切,无论他们的曾经是多么深刻。就像在我自己的文里,你们不会看到任何宣之于口的表白,不会看到他们说那三个字,然而(这也就是我喜欢这篇的原因)——不可说,不用说,心有所感,意在言外。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