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塞伯坦:危机时刻 Ch.2

上一章


第2章


接到大黄蜂的通讯时,擎天柱颇有些意外。

之前的放逐事件显然给前侦察兵留下了芯理阴影。尽管当时局势所迫,擎天柱也是主动选择离开塞伯坦。但大黄蜂自己的确有过类似想法。寻光号出发前夜,补天士曾对他说,当一切都平息下来,他应该把塞伯坦交还给擎天柱,但他当时的回答是顺应民意——那个制作绞架模型并要求放逐战争领袖的民意。以他们之间的了解,即便没有开口明说,擎天柱肯定也已经猜到他的想法。大黄蜂甚至怀疑擎天柱最终的自我放逐中隐含着对他的失望。在那之后,无论是与红蜘蛛的竞选博弈还是震荡波事件,愧疚始终噬咬着他的火种。以至于红蜘蛛掌权后,他选择前往边缘地区负责重建工作,远远避开了新铁堡。

擎天柱对此芯知肚明,但放逐是他的自我选择,并没有丝毫责怪大黄蜂的想法。只不过自从他回归后,大黄蜂就躲着他,自己又被地球事务所纠缠,找机会交谈的计划变得遥遥无期。

“Bee。”擎天柱接通了语音。

“大哥……”大黄蜂的口气还是有些不自然,“好久不见。这次是有件事要麻烦你。”他显然想尽快切入主题,避免闲谈的尴尬。

“什么事?”擎天柱温和地问,他实在很高兴大黄蜂主动联络他,甚至一瞬间还想到或许可以邀请对方和自己一起去地球。

“这事,就是文化节——是这样的,红蜘蛛让风刃负责筹办,然后大家都被派了任务,红蜘蛛很机灵,如果他自己出面可能谁都不会理他——”

“但你们大家都愿意帮风刃,对么。”

“是啊。但是……”大黄蜂听起来有些苦恼,“如果我早知道是负责文学组,很可能就不会答应她了。不,不是文学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在截止日前,我们收到来自寻光号的申请表,威震天报名参加诗文朗诵!”

这个消息让擎天柱吃了一惊,“真的?”

“我本来还怀疑是补天士他们恶作剧,但昨天确认名单的时候,威震天回复他会来参加。的确不是他本人报名,但他决定满足船员们的共同愿望——原话就是这么说的。”

“那么,有什么问题吗?”

“名单公布后,一大半的参加者要求退出!”

擎天柱的光镜闪了闪,他完全可以想象这个情况,“你需要我做什么?劝说他们不要退出?”

“不……我——我想请你参加,如果他们知道你在场的话……呃,就是有人能制约威震天,防止他大开杀戒什么的,应该就不会退出了。”

“威震天不会大开杀戒的。”擎天柱哭笑不得,“而且我根本不会写诗,怎么参加。”

“哦哦,那没关系,只要作为嘉宾到场就可以了,致个辞,给获胜者颁奖诸如此类的。”大黄蜂叹了口气,“幻影的主意,让我找你帮忙。还有蓝霹雳,他也在寻光号上,说什么寻光号全体船员迫切希望舰长能在诗会上大放异彩——我真的觉得可能是个恶作剧。”

“Bee……”

“大哥,其实……”大黄蜂的语调变得迟疑,但他在停顿片刻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不是因为幻影或者蓝霹雳,是他们出的主意,但我自己想和你联系……”

“Bee,那件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完全自愿的,是我自私的想要解脱,而且最终那个旅程让我重新找回了自己。”擎天柱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他并不希望小战友始终为此背负愧疚感,“还有,我会参加诗会的。”

“啊,太好了!”大黄蜂在通讯里小小欢呼了一下,“谢谢你,大哥——为了所有的事。”

~*~

诗会在圣德广场旧址上新建的艺术宫举办。擎天柱坐在贵宾席上看着一个个参赛者走上台,自我介绍,然后开始朗诵他们的作品。塞伯坦人作为一个机械种族,逻辑性主导了他们的思维模式,受此影响,他们的诗歌也更为理性、写实。相比之下,感性的碳基生命显然在这个领域具有更为丰富多彩的想象力。

威震天上台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虽然参会者大都已经得到事先通知,并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尴尬场面,但此起彼伏的轻声咒骂和部分观众离场的现象还是发生了,毕竟他在哪个星球都没好名声。机敏的主持人——一位来自铁渊的女性金刚——表现不错,大方地问候了威震天,并在说话时巧妙地暗示了擎天柱的存在,现场才逐渐平静下来。

威震天开始朗诵他的作品。


《群星之间》


……

雷云关的迷雾翻卷昔日阴霾,

锰铁山脉的孤风呼啸,一如战歌。

铁堡的光芒永不熄灭,

青丘的高塔耸入云巅。

永恒的塞伯坦尼亚,

火种的梦乡,我将要离你而去。

群星之间,宇宙深处,

主恒星的余晖燃尽昔日的烟云。

未至之地,传说之乡,

银河与星海指引真理的彼岸。

唯“时间”致永恒……


【必须说明:威总会写诗,我不会……】


在擎天柱印象中,威震天的声音总是猛烈、昂扬,充满激越的热情,以及毫不掩饰的自我肯定。警车曾为战争爆发后出生的汽车人战士播放威震天的演讲,这些战士都经历了长年的战斗,目睹过霸天虎残暴的行径,但在播放过程中,仍然有很多战士被霸天虎首领的演讲所打动:直指内芯的言辞,适当的音调控制,恰到好处的停顿,在某个关键句尾爆发式的怒吼……每一个金刚都觉得他是在对自己说话,说出自己火种最深处的渴望。通天晓曾经质疑过这个做法,但警车却认为应该让战士们经历过这种蛊惑,看透其中的本质,从而更坚定自己对抗霸天虎的战斗意志。

然而他此刻的感受却全然不同。台上传来深沉而富有节奏的音调,塞伯坦语独有的雄浑韵律回荡在穹顶之下,威震天仍然具备那种用语言激荡火种的力量,但褪去了暴戾和残酷,竟平生出一份庄重和文雅。

朗诵完毕后,场内还是响起了掌声——虽然有些因为威震天的过往而不愿鼓掌,但擎天柱知道他的诗的确吸引了在场所有观众。

威震天没有像其他参加者那样发表感言,或是和观众来些互动。他简单地点头行礼,在主持人重新上台前就匆匆离开了。

擎天柱发现在场的主办方人员全都松了口气。等到观众们的注意力被下一位参加者吸引过去后,他也悄悄退场了。

“威震天。”

“擎天柱?”威震天诧异地看着追出来的红蓝金刚,但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是因为我。”

“其实本来还要担任颁奖嘉宾的,我推辞了。”擎天柱并没有否认,“那并不是我的想法。”

威震天平静地看着他,“擎天柱,你无须解释。”

擎天柱望向对方,威震天当然知道这不是他的主意,他们对抗百万年,从不看轻对方,“我只是想要和你说几句话。”

“有很多种方式可以开启聊天的,解释什么一般来说不是太好的那种。”

擎天柱打开面罩,“那么,去麦卡丹喝一杯吧。”

“麦卡丹油吧?它重新开业了?”

“是的,现在的老板是罗嗦。来吧,舰长先生,今天我请。”

“难道不该是请我去线圈吗?要知道我一直很想去的,以前可没资格。”【The Circle,塞伯坦战前最大的夜总会,只有精英人士允许进入,《英雄传-罗嗦》中出现】

擎天柱尴尬地眨了眨光镜,“其实我也达不到它家会员标准的,战前震荡波曾经请我去过一次,而且我也不太喜欢那种地方。至于后来……”

“如果说几百万年来有什么是从来没变过的,那就是你真的极度缺乏幽默感。”威震天笑起来,“麦卡丹就可以,我很高兴它能够恢复营业。”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