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Reparations-Ch.2

Ch.1


说明:开始前先解释下,原作者说自己看了MTMTE假日特刊后,引用了其中的设定:IDW威从来没有抱过任何人,非常反感肢体接触,会给他造成心理创伤。

====================


当威震天穿过寻光号走向自己的舱室时,背上满是焦虑不安。肩头的蓬布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而处理器中的沉重一点也不亚于机体上的。

他此时才真正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所冒的风险。如果那些疑芯的船员发现他偷偷摸摸地扛着一个戴着镣#铐,深受虐#待的领袖从寻光号上走过……他不确定他们在给他脑袋上来一枪之前,会不会有兴趣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通天晓可能会,他一边考虑,一边小心翼翼地走过通往舱室的走廊。谢天谢地,没有其他金刚。

不,他当然会的。

通天晓是他在这艘船上唯一尊重的金刚。前泰瑞斯特协议指定执行官肯定会追查到底,而威震天就没脸活下去了。

绝对不能。

所有人都会知道另一个他是怎样的病#态疯子,而他将不得不羞愧地活在补天士无休止的骚#扰中,就因为他穿越维度去救了领袖。

威震天无法确定哪种会更糟……让他感到安慰的是大家仍然尽量在走廊上设法避开他,这种情况在遇到异纬度威震天后更明显了。


领袖还在颤抖。

威震天可以在走路时感受到那种轻微的摇晃,但他这位被裹起来的客人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动。他跨过门槛冲进自己的舱室,终于松了口气。门在背后关上,把寻光号锁在视线和大脑之外。

到目前为止还不错……现在只要等一段时间,直到穿梭门装置充电完毕,我就可以把领袖送回他的世界。

威震天小心翼翼地将正在扭动的篷布放在地上,重新陷入沉思。他知道自己必须把握时机。

感知器曾说找到G1世界是个侥幸,一旦寻光号量子跃迁到下一个目的地,那么除非重新校准穿梭门装置,否则它可能无法正常工作。我不能要求他做重校准,他会要求我解释怎么得到它,以及我想要做什么……更别提这可能会导致永远无法再找到领袖原来所在的维度。

领袖必须在下一次量子跃迁之前回到他的世界,否则他可能被永久地滞留在这里。从现在开始到下一次跃迁还有一个多周期,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清理,补充燃料和休息。


尽管舱室门关着,在放开他的客人时威震天还是感到非常紧张。当篷布松开时,他看到的第一件东西就是那个小装饰项#圈和皮带,他立刻折断它并扔到一边。

之后要记得尽快把这些处理掉,他边想边解开篷布。让机器狗看到它们并得出错误的结论是不明智的。谢天谢地机器狗现在不在这儿,磁带金刚尊重了他的隐私要求。

威震天把篷布放到一旁,花了一点时间查看领袖。他就像最后那段视频中一样,完全被摧毁了。从头到脚都是各种干燥的液#体,装甲被撕#扯得破烂不堪。

由于使用了领袖涂装的配色,枷锁和电击项#圈看起来很不显眼,但异常地紧,应该是用于长期佩戴。它们贴着领袖的装甲收紧,直到卡入他的机体,丝毫不妨碍另一个威震天享#用他的奴#隶。

一旦获得释放,领袖立即试图从地上站起来。但他无法保持平衡,连续好几次,每次蹒跚地尝试都让他无助地退后。最后,他放弃了,坐在地板上静静地盯着威震天。

威震天不安地回应着领袖的瞪视。他确实没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只是假设领袖会有足够的体能来清理自己,摄取一些燃料,并休息一段时间。他没有准备好处理领袖虚弱不堪的状态,也不敢向任何人寻求帮助。

我不得不自己帮他。威震天的不安增加了。他不想碰另一个金刚,并且他确信领袖也是同样感觉。但是我不能就这么让他一身……不能这样!


接下来的时间正变得令人非常、非常不舒服。“好吧。”威震天尴尬地说,“我知道你一定很困惑——”

“无论你在计划什么,”领袖平静地打断了他,“省掉解释,做你想做的事。”

威震天眨了眨眼,然后意识到了问题的根源。他仍然戴着伪装。全息像发生装置仍然忠实地在他机体上投影着暴#君的样子。

用光镜就能看见!

威震天的光镜因为自己不可思议的惊天大错转动起来,他把脸埋进手中,双掌拍击面甲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舱室里。他刚刚以那个银色暴#君的样子走过寻光号,背着一个可疑的包裹,但没任何人注意到。

我确实需要任命一个新的安全主管了。无可否认,他在外形上和另一个威震天非常相似,但真的完全一样?

如果有个负责的安全主管,情况就会大不相同。比如,没等他迈出机舱三步声波就会抓住他,红蜘蛛会……他马上停下了这个想法。

最好不要去想他以前的生活。


“呃,”威震天嘀咕着,“稍等,我知道问题在哪儿了。”他轻击腕部控制面板,全息伪装眨眼就消失了,露出他的真实模样。他诚恳地把注意力转回到他的客人身上。

“对之前的欺瞒我感到非常抱歉,领袖,但为了把你从那儿弄出来,这是必须的。我可以解释——”他中断了句子,被对方的表情吓了一跳。

他以前从未在领袖的光镜中看到过憎恶。

当然愤怒是有的。

有些时候是彻底地暴怒。但领袖此刻的表情远远超出了那些情绪……他的表情镇住了威震天。当他注视着那双严厉的光镜时,处理器中的一段记忆文件被提取了出来……当他第一次向汽车人投降时,与擎天柱之间进行了十多个周期的讨论。

“你呢,”威震天问道,“你恨我吗?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是……不。”擎天柱纠正自己,“我不知道对你的感觉是怎样的。恨这个词太简单了,太轻易了。仇恨支撑着你,威震天,但它贬低了我,让我被看轻了。”


领袖的面甲上充满了仇恨和痛苦,就像是他拼凑出了某种信息认为他的施#虐#者似乎正在玩新的游戏。“我知道你在计划什么。”他喃喃道,“你今天早上提到了平行宇宙……设置这个小场景。这是你的另一个变#态游戏,我拒绝参与你的把戏。”

威震天思考这个声明中令人不快的含义,看着领袖充满指责的光镜。憎#恨不适合你,领袖。 但是我理解。他从光镜中看到另一个威震天暴#行的全部后果。

“没有游戏,”威震天绝望地坚持说,仍然抱有希望能够说服领袖他已经得救了,“我来自另一个宇宙,帮助你回到汽车人那里。”

威震天迟疑地伸出手,再次试图解释状况。但领袖在看到接近的手掌时畏缩了,仇恨中立刻混入了冰冷的恐惧。

领袖忽略了他的话,环顾着空荡荡的可疑房间,只有一件家具——看起来不祥的充电床。他重重地吞咽了一口,不相信地抬头看着他的施#虐#者……你住在这里?疑惑的光镜表达了这个意思。他垂下头雕,关闭了光镜,不假思索地无视了施#虐#者荒谬的谎言。

我应该预料到这一点,威震天意识到,他沮丧地退后了。不少视频都显示了在过去几个月里发生的各种破坏协议的行径和卑鄙的精神游戏。领袖当然会认为这是暴#君的又一个恶劣小把戏!

威震天皱了皱眉,完全理解领袖的想法。整个情况都很不可思议。如果他不是在登上寻光号后已经逐渐习惯于日常的随机荒唐事件,他甚至都不会相信自己。这的确不是正常状况,他沮丧地想。我正在救你!

但领袖已经无法再付出任何信任。他对威震天的唯一认知就是银色暴#君。他宁可相信他的敌人正在与他玩一场假装的救援游戏,然后就会作出解释……而这个游戏实在是太残酷了。领袖又开始颤抖,光镜紧闭着,充满了恐惧。

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威震天的火种沉了下去。这根本不可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我没有任何办法说服他相信我的好意。他此前关于作为一个救援者帮助领袖,并把他当作客人接待的设想在他们共同面临的更大现实前崩塌了。

我还有一个周期的时间,之后他必须回到他的世界。这段时间是要为他做好准备,帮他恢复一些对抗能力,使他有机会在返回时保持自由。

领袖在平静一些之后终于打开了光镜,并且害怕地抬头看着他。他的光镜非常惨淡,看起来根本无法运转。威震天知道他不能把领袖送回塞伯坦。

我应该把他送去地球,塞伯坦并不安全。至少地球有能源,也许还有一些幸存的汽车人。


威震天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俘#虏身上,当意识到自己这会儿一直盯着领袖的时候,他不自在地动了动重心。

当看到他的施#虐#者面甲上变换着那些复杂的想法和情绪时,领袖仍然是一副惊恐的表情。他盯着威震天,显然正试图发现暴#君芯中可怕计划的某些暗示。

“做你想做的事。”领袖重复道,低沉的声音饱含被摧#残的痛苦。

就这样吧。威震天不安地作了决定。这段时间里我不能把他锁起来,他太虚弱了,无法照料自己,而我不能让其他人牵涉进来。这句话大概是今天我能从他这里听到的,最接近同意的表示了。不管怎样,先把这件事完成吧。

我正在做正确的事,威震天坚定地提醒自己,伸手抓住领袖的胳膊。他轻轻地将惊恐的俘虏拉起来。这是一个救援。我正在帮助他。我正在做正确的事。

那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像个怪物呢?

这个接触把他带回到和领袖的电磁场连接中,威震天又一次颤抖起来。领袖的感觉干扰到了他,黑暗的情绪变成他自己的。它们深邃而真实……并非出于他自身,却冲刷过他的神经网络,扰乱了他的火种。

他们肯定存在某些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的东西……某种我没有的东西。他实在不能理解这种磁场为什么应该存在。也许跟那些奇怪的端口有关……

正在此时,领袖终于像他的劫持者一样意识到了些什么。他奇怪地盯着对方,“为什么我不能……感觉到你?”

威震天回头看着他,摇头说,“我没有……不管你们把那个叫做什么。”

“你说谎。”领袖退后,“你用某种方法抑制了它。你知道不这么做我就会看到真相。”

威震天没有费芯回答,反正那毫无意义。在把领袖推向淋浴间时,他竭尽全力忽略对方磁场中涌来的巨大恐惧。

领袖挣扎后退,不想进入那个狭小的房间。但威震天施加了一点温和的力量,拉住一瘸一拐的金刚向前走。他的客人没有选择,步履蹒跚地跟随着。

“来吧,让我们把你清理干净。”威震天说,试图让自己听起来令人鼓舞。然而他畏缩了,仅仅是他发声器的声音就给领袖造成了恐惧,这从他周围的能量场中清晰地展现出来。显然领袖担芯着来自他发声器中的每一个字符,寻找随后会发生什么的暗示。

威震天意识到最好保持沉默,并抓紧时间。对他们两个而言,接触得越少,感觉会更好些。

太空桥


TBC

评论(3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