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4th Cycle499 - Part.8

Part.7


-第95天-


矿区比奥利安想象的要大得多,他几乎迷路,更别提找到某个矿工了。那些负责运输矿石的金刚没一个肯停下来回答他的问题。

“请问——”幸好他走了几圈之后终于碰到一个看起来像监工的金刚。

“你是谁?干嘛的?”浓重的劳工阶层口音让奥利安有些不习惯,威震天并没有这样的口音,也许和他的升级模块有关。

“我是警察,找威震天。”如果威震天出去了,他会在这里等到他回来。

监工看过奥利安手部投影的电子身份凭证后,口气缓和了不少,“我来查一下,如果在矿区里,我可以定位他。不过今天是休息日,也许他出去——哦,你运气真好,他在这里。”他把定位地图传给奥利安,“怎么了,他有什么事儿?”

“和你无关。”奥利安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

“好吧,长官。只是——不管你打算做什么,我就提醒一下,这里有很多核子矿石,所以小心一点儿。”

“谢谢。”

他跟着地图导航走了好一阵,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矿坑。为什么?威震天今天没有外出,却反而下井了?

奥利安乘坐升降机层层而下,来到地底。金属的坑道错综复杂,每一条通道看起来都差不多,核子矿独有的荧光混合着电力照明让光镜有些失真,如果没有地图,外来者肯定会迷失方向。或许是休息日的缘故,矿坑里并没有太多机械设备运转的噪音,但顺着地图的指引,他听到前方有工具敲击岩壁的声音。

是威震天。他拿着能量镐在挖掘,但似乎没有明确的目标,也并不十分用力,像是他只不过要消磨时间,也消磨自己的体力。

“威震天。”奥利安走了过去。

“奥利安?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威震天有些惊讶,“这里可不好找。我带你上去……”

“这里不能来?有什么特别的吗?不就是矿坑吗。也许……还是你的印刷厂?”他打断了矿工的话,把数据板扔到威震天的面前,他做了一份案件摘要。

威震天捡起数据板看了一会儿,“这是什么意思?”他不解地问道。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奥利安厉声说,“这是什么?这些尸体,这些句子,你来告诉我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

“这句话打发不了我。”奥利安一把抓住威震天的胳膊,几乎要在装甲上留下凹痕,“我来之前已经查过了,这些都是和你在一个矿坑工作的,看看上面的图片,你肯定都认识。”

“是的,我认识。但这并不说明我和这事有什么关系。我知道其中一些是矿难死的,还有些不知怎么就失踪了。”

“就算他们的死亡本身和你没关系,那些文字呢?那就是你写的,我在你那块数据板上读到过。难道这也和你没关系吗?”

“如果你怀疑是我干的,就逮捕我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威震天用力挣开了胳膊上的手,“为什么要跑过来说这么多废话。”

“就算我逮捕了你,过了午夜也会恢复原样。”奥利安摇摇头,“那么做毫无意义。或许这个时间循环就是为你而设,让你可以避开油吧斗殴,可以不用工作到处闲逛,可以做你喜欢的阅读和写作,可以……不被法律制裁。但我要你给我一个答案。”

红色的光镜突然对上奥利安,如同燃烧的火焰,迸射出令人生畏的光芒。他握着能量镐向前迈了一步。

奥利安机体绷紧,做好了搏斗的准备。虽然从之前的情况看,威震天不是一个喜欢诉诸暴力的金刚,但那强壮的机体、粗大的管线以及坚固厚实的装甲都能够证明他必然有着与生俱来的力量。

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激烈的举动。他只是推开奥利安,朝坑道的另一头走去,“我没什么答案可以给你。你要么逮捕我,要么滚出去。”


-第99天-


“界标。”威震天走进了狭小的房间。

“威震天,”躺在床上的金刚笑起来,他两条腿膝盖以下全都没了,“今天是休息日啊,你昨天不是还说要出去逛逛的吗?撞针没拖你去油吧?”

“他自己去了。”威震天走到床边坐下,从子空间里拿出一个能量块递过去,“我在外面商店里买的,比矿区配给好多了。”

“嘿,小子,你得省着点。你的沙尼克斯要留着买数据板呢。”虽然这么说,他还是接过能量块咬了一口,“纯度这么高,味道真好,我就尝一口,放着慢慢吃。”

“我想……界标,我想问你点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储能舱里搅动。

“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太对劲。”

“我想知道……”威震天犹豫着,几乎要退缩了,但最终处理器内的某种东西让他变得坚定起来,“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出版我那些文章的。”

界标温和地看向光镜前这个高大的金刚——威震天注定要成为领导者,不仅仅是依靠那些文字成为精神领袖,而是踏着破碎的机体,在欢呼和哭号中站上睥睨众生的巅峰。而他愿意为塞伯坦造就这样一个传奇,哪怕双手沾满机油。【这一内容引用自我的《寻光—人物篇:界标》

“你已经知道了吧?”陈述多于疑问。

无论之前作了多少猜测和芯理准备,这句话仍然在威震天处理器中激起了剧烈的反应,“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没有出版社愿意发行,我可以多存些沙尼克斯买数据板,复制文章后分发出去;还可以去街头演讲,让更多人听到!”

“不,你不明白。”界标吃力地抬起手,按住威震天的肩膀,“这些受了工伤得不到维修,遭遇矿难却没有抚恤金,因为失去劳动力而被处理掉的矿工……他们本来也是活不了的,而这些尸体是你理论的最好证明。比起零件回收厂和熔炼池,这样反而让他们的死更有价值。”

“不应该这样的,”威震天震惊地看着老矿工,“在尸体上刻写文字……你怎么能……这让我的观点从一开始就宣示了暴力色彩。”

“暴力是你的理论能够实现的唯一机会。”

“不是的……不是……”威震天将面甲埋在双掌中,声音充满苦涩。

奥利安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对话。他已经跟踪好几天了,从威震天那天的反应判断,他确信矿工并非一无所知,起码是有些线索的。但奥利安也很清楚不可能从他口中问出任何信息。所以他日复一日地跟着他,等待威震天自己把答案带给他。而现在,他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只不过和设想的完全不同。

显然,他把一切都搞砸了。


-第101天-


这大概是罗迪昂最偏僻的油吧了。桌椅油腻,客人稀少,昏暗的照明下,艳丽的红蓝涂装显得与周遭格格不入。

威震天一口喝完面前的涡轮液,往桌上扔了几个沙尼克斯,转身冲出了后门。

“等一下,威震天。”奥利安追了出去。

他们像这样捉迷藏好几天了,但眼下这种小巷地形,他肯定躲不开身手灵活的超级警察,“派克斯长官,有什么事吗?”威震天停住脚步,面无表情地问道。

再次听到这个称呼让奥利安瑟缩了一下,“别这样,威震天。”

“一个谋杀嫌疑犯应该怎么称呼警长?”

“不,你没有……我知道不是你!”奥利安急切地说,“我去了矿区,我听到你和那个断了腿的金刚——界标,是这个名字吧——之间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你跟踪我!”

“是的,我想要知道答案!我是一个警察。”

“现在你已经有答案了,为什么还要像捕猎石油兔的涡轮狐狸一样撵在我后面?”

“我有话要对你说!别走,就一个星分,听我说——”奥利安的声音低了下去,“对不起,是我搞错了。我不应该在没有确认前就那样指控你。”

威震天震惊了,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听到这个的——超级警察不说“对不起”。但这没用,不是他能否接受道歉的问题。这件事摧毁了他对界标的信赖,那个唯一个能够理解他,指引他,如同导师般的存在。现实如此冷酷无情,他的理想全无意义。恰是自己的文字把世界切开,让他看清其中的黑暗。

“滚开!”

“不——听我说……”

“你不懂塞伯坦语吗?我•不•想•听•你•说!”

“我不能要求你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奥利安固执地再次拦住他,“我不是来寻求原谅的。”

处理器中混杂不清的情绪流窜在他的线路中,在自控力还没来得及接管前,威震天猛地一拳揍到奥利安脸上。音频接收器的边缘裂开了,机油从伤口流出,顺着他的拳头滴落——原来……他也是会使用暴力的。

奥利安没有理会面甲损伤,伸手捉住他的拳头,“别责怪你自己,我只是想说……整件事里,你是没有任何过错的那一个。”

威震天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句话。

沉默笼罩了他们,机体静滞着,似乎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奥利安•派克斯仍然握着他的拳头,因为使用武力而沾染上机油的拳头。红蓝涂装在黑暗中已不甚醒目,但那双冷焰光镜穿透夜幕看入他的火种。

“换做别人也会怀疑的。”威震天终于找回了对发声器的控制,希望对方明白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但我不应该。”奥利安的光镜暗淡了下来,“无论从哪方面……来说。”


Part.9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