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4th Cycle499 - Part.4

元旦就不另写贺文了,加更一章

Part.3


-第31天-


威震天愤愤不平地在城里闲逛了一天,为什么时间循环偏偏要发生在休息日?某个工作日不是更好吗——相对来说——起码他可以少出一天工,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明天还是重来,完全不必顾虑监工的脸色。

主恒星落下后,他发现自己走到了肮脏不堪的末路大街,前方转角处传来激烈的打斗声。

“……是过量使用增速剂的市民,还是两个小混混拿折磨他人当成堕落的消遣。当你觉得已经看到这些人有多糟糕时……他们总是会再一次刷新下限。”声音听着有点熟悉。

正常情况下,威震天肯定会远远走开,末路大街的斗殴谁都唯恐避之不及。但出于对时间循环的信心——以及脑模块可能的短路——他朝那个方向跑去。

哈,果然是那•位•警长,貌似正在执行某种抓捕行动。巷道尽头,一个邋里邋遢、机体破烂的年轻金刚跪坐在污秽的地上,发声器含混不清,头部闪烁着不稳定的电弧——显然是把子空间里最后一枚沙尼克斯都用来交换增速剂,并且已经嗑嗨了。一对二重金刚可能是打算从这家伙身上占点便宜,却被正在巡逻的警长发现了。

“看看那是谁!奥利安•派克斯——超级警察!我们听说过你,超级警察。”

“你打算干什么,超级警察?逮捕我们?”

“我已经这么干了。”

威震天看着警长把手铐桩插入地面,还扔掉了自己的离子炮——真是个自信……这句子还没有在他芯里完成,奥利安•派克斯就重重一拳打碎了其中一个二重金刚的下巴。另一个试图反抗,但火力平平的手枪显然无法对这个大型地面单元的装甲造成什么损伤,他毫不躲闪地直接走过去,双掌合击,一下子拍晕了那个家伙。

确实称得上“超级警察”,威震天芯想,从动手到把两个二重金刚拷在手铐桩上,前后一共才用了不到3个星分。

“小滚珠,是我。我要你带货柜拖车到DE911区……有个可怜的火种奄奄一息了……”

当奥利安•派克斯照看那个嗑药的年轻金刚,并呼叫后援时,威震天突然觉得有些滑稽,如果这个警察知道自己已经重复这个抓捕行动许多次的话会怎么想?

超级警察带着犯人离开时,看到了在巷口靠墙而立的矿工,很明显,他不认识威震天。

【本事件实际发生在威震天被逮捕的日子之后,按照漫画的时间顺序,应该是威震天被捕-奥利安读了他的文章-闯议会提出3个问题-被震荡波所救-发生漂移事件】


-第35天-


他原计划今天一整天都待在矿区宿舍里看书,但临到傍晚,却又去了末路大街,在奥利安•派克斯即将出现的巷口等着,而警长按时出现了。

这是目前唯一一个他确认已经对时间循环有所感知的金刚,他觉得有必要看看警长何时能够真正发现自己陷入了循环。

事情和之前一样,二重金刚殴打那个嗑药的年轻金刚,超级警察从天而降,迅速制服犯罪分子……哦哦哦,不对劲了,当奥利安•派克斯准备把二重金刚拷上的时候,突然停手了,蓝色的光镜静止了几星秒,他的音频接收器前后转动,仿佛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二重金刚立刻逮住机会逃之夭夭。嗑药金刚躺倒在地,估计离见普神不远。威震天慢慢移向那边,让自己能够被奥利安•派克斯看到。

在等待了漫长的一段时间后,红蓝涂装的金刚开口了,“怎——么回事?”

威震天相信自己听出了一丝本不该属于超级警察的——惊恐。但奥利安确已尽力控制自己的声音,若非矿工自己也有过类似经历,是不可能发现的。他小心地走了过去,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和并带一点点安抚意味,“你想要说什么?没关系,慢慢说,我在听呢。”

“威震天……”奥利安的光镜焦点有些散漫,“我……我觉得……”他的手握成拳头无力地垂在两侧,,似乎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我好像失常了,芯片或者脑模块坏了之类的,也许我应该去救护车那儿……”他又开始四处张望了,“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你知道。”

“你觉得我知道什么?”

“这一切……我不应该知道你的名字,但我就是知道。我应该抓住那两个二重金刚,但我觉得已经抓了他们许多次。还有——”他终于稳定下来,看着威震天,“我记得我在其他地方看到你,警局,而不是这里。”

威震天对他点点头,“是的,我知道。而现在,你也知道了。”


-第38天-


“不,撞针。”他躺在充电床上拒绝了室友的邀请,“我不想去油吧,我准备待在这儿读几本书。是的,即使你打算请我喝一杯,我也不准备去。”

“好吧,随你的便。”撞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有说过要请你吗?”

“我只是猜你会这样说。”威震天笑笑。

室友刚出门,威震天就迅速离开充电床,悄悄尾随其后来到了油吧。他躲在油吧外面,小心避开撞针的视野,观察着橙白涂装的小个子金刚和他的同伙——这家伙的确有同伙,正是其中之一让他帮忙去拿根卷曲吸管。

拿吸管,打翻杯子,争执,抛掷,撞针出手……他不在场,但这一切照样发生,只不过他并非其中的必要角色。正当他思考这些,并看着警察把撞针和当机的军校生抬上车时,一只手从背后按住了他的肩膀。

“威震天。”

他出于本能一把抓住肩膀上那只手就给偷袭者来了个过肩摔。但对方显然也不寻常,虽然“砰”的一声背部重重着地,却迅速起身反击,狠狠一拳反而把威震天砸倒了。

是奥利安•派克斯!

“干什么!”警长吼道。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威震天毫不示弱地吼了回去。

蓝色和橙红的光镜互相瞪着,尽管前一星秒还对吼,这一刻却同时在对方光镜中看到了一点点莫名的安芯。


-第43天-


早上,他照例参观了撞针在麦卡丹的斗殴,并又一次撞见了警长。后者鬼鬼祟祟的,在看到威震天时有点吃惊,但似乎不认得他。和威震天一样,他也在观察油吧里发生的事件,在警察进场干预后,又快速变形为载具模式,一路向警察局开去。威震天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警长不记得他们之前见过的事了。

威震天在去警察局找奥利安•派克斯聊聊这个主意上犹豫了几个星分。从目前情况看,警长应该发现了时间循环的存在,但他似乎不像威震天,已经有着连续的关于循环的记忆。奥利安•派克斯的记忆明显是断裂的,他有时候能记得事情在不断重复,但有的时候却不记得。所以,就算告诉他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仍然被困在这个循环里,就算他今天说了,对方明天也未必会记得。

紧接着,威震天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真的如自己以为的那样是有连续记忆的吗?他在发现时间循环后就开始计算天数,但假设他和那个警长一样,会间断性地忘记循环的存在……这意味着,他实际被困在循环里的时间可能远远比他意识到并计算的要长得多。

也许……他真的应该找奥利安•派克斯谈谈。


-第49天-


这事实际执行起来比想象的要难。

威震天花了整整三天在警察局、油吧和末路大街来回溜达,跟着奥利安•派克斯跑东跑西,但都没发现警长有意识到什么异常状况的表现。要是对方没有自觉,他是不可能直接冲上去说“我们掉进一个时间循环了”,而不被当作疯子的。

今天他终于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在这个炉渣的循环里找一个同伴,否则没完没了地看着周围一切不断重复,他的逻辑线路迟早会烧坏。

只有一个办法能确定——为此,威震天早上答应了撞针一起去油吧。

虽然很无谓,但他还是好心地挪动了撞针放在桌上的空杯子,这样小个子金刚——荣格——摔上来的时候起码不会后背插满碎晶片了。

争执、打架、出警——完成了第4周期499循环的标准桥段后,他如愿来到了已经有好多天没拜访的警局拘留室。两种可能,这一天的标准流程或者警长亲自讯问,如果是前者,他就得挨揍。

减震杆进来了,开始核对姓名……炉渣的,最后是旋刃进来了!


-第52天-


当拘留室的门打开,奥利安•派克斯出现在光镜中时,威震天相信这是自己打下流水线后第一次对另一个金刚产生某种亲切感。在过去几天里,那扇门的开启带动着他全部的情绪,从希望到失望,反复跌宕,他甚至一度以为警长可能再也意识不到时间循环,并打算放弃这个不靠谱的计划。

“威震天。”这个沉稳的声音给他的火种带来一丝安芯。

“奥利安•派克斯长官。”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对方放下了数据板,盯着威震天。

“是的,我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为什么到这里来讯问我——本来这事减震杆就可以做的。”他平静地回答。“你的处理器没坏!你的火种也是正常的!我们都是!”

“你到底在说什么?”警长的发声器混杂着几乎无法察觉的颤音。

“你知道我的意思。既然你今天想起来了,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可是等了好几天呢。”

奥利安•派克斯看起来疑虑重重,但最后他还是下了决芯,“这里不适合谈话,等处理完这些手续,你先离开警局,到方舟纪念雕像那儿等我,我下班后去找你。”

他在雕像那儿等了大约3.5个周期,警长终于出现了。

“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打算走了,”威震天忍不住抱怨,“劳工阶层坐在公园里会引起注意的。”

奥利安•派克斯对此未做理会,而是迅速切入主题,“现在,你可以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了。”

威震天转动了几下光镜,“还用我说吗?你应该已经发现了,我们在一个诡异的时间循环里,不断过着同一天。而且,今天可不是我们第一次谈论这个问题,上次,在末路大街,你还记得吗?”

奥利安•派克斯想了一会儿,随即点头,“是的,我认为我记得。”

“那么,我有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威震天靠在椅背上,“你并不总是记得。”

“你是什么意思?”

“好几次,我发现你会在意识到时间循环后,又重新陷入其中,把它当作正常的一天度过。又或者你能感觉到时间的异常,但却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比如有一天你赶在麦卡丹油吧斗殴前到那儿察看事情发生的经过,我猜测那天你是知道的。实际上当时我也在场,但你并不认识我,要知道那是在我们末路大街的见面之后了。”


-第55天-


他们又在末路大街碰上了——准确来说,是威震天又去那儿等着奥利安•派克斯的出现。他似乎得了某种强迫症,需要时不时观察一下警长对时间循环的感知状态,以便确认自己还没有被弄疯。

和上次稍有不同,奥利安•派克斯在瞄到巷口的威震天后就想起来了,而且接受度良好,没有惊慌失措。他驱逐了二重金刚——显然抓捕他们没什么意义,然后扶起那个嗑药的金刚,“虽然没什么用,但我想还是把你送到救护车那儿去吧。”他对那个昏迷的家伙说,接着打电话呼叫他的朋友。

在离开前,他还冲着威震天点了点头。


Part.5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