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4th Cycle499 - Part.3

Part.2


-第16天-


威震天以为是自己的处理器坏了,或者火种失常了。感觉自己把每一天都过成了同一天。可怕的是周围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只有他变得古怪。他甚至不敢向撞针或其他工友询问,否则唯一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会认为他芯片烧了,报告监工,然后送他去做皮影戏手术。

变形金刚不会做梦,下线充电时记忆芯片会进行数据整理,即便产生了碎片也仍然是基于真实的数据记录,他们的脑模块中不会出现虚拟影像——通常来说。因此他无法用噩梦这个解释说服自己。

这一天总是以撞针邀请他同去油吧开始,并以他被调往C-12矿区终结。细节不尽相同,他的举动可以改变一些事情。

这难道不该是那些幻想小说中才存在的情节吗?出自物理学家天马行空的假设。但现实中会发生吗?活生生的机体陷入这样的循环——你如何确定这真的是一个时间循环,而不是自己的脑模块短路了?


-第19天-


他尝试通过保持清醒来对抗这个可诅咒的循环,但事情显然没这么容易。无论他怎么做、做什么——阅读、写作、挖矿……到了午夜总有一股来自普神、U球或者其他什么的可怕力量迫使他下线。然后上线,再次发现又是这一天。

昨天——前一天,这样说比较好些——晚上,他从警局回到矿区宿舍,在午夜来临前,他采取了更激烈的手段——用能量镐砸断自己的腿部轴承,伤处的机油流得满地都是,剧烈的痛觉在传感线路中流窜,他希望这可以帮助他清醒,但事实证明是枉费心机,时间一到他还是下线了,重新上线时又是同一天,轴承完好无损,除了前一晚的疼痛他什么也没得到。

即便他现在还是正常的——认为自己是正常的,照这样下去,早晚也会失常。


-第23天-


这是不同寻常的一天——虽然还是这一天!

“警长直觉上认为你是无辜的——他是新来的,还相信直觉——所以他传讯了油保,证明你并未参与斗殴。”减震杆对他说,并带他去见警长。

“他来了,长官。”

“你就是威震天。”

他怔住了,这一次警长没有叫错他的名字。

警长照样把数据板递给他,“这是你的,我忍不住读了,希望你不要介意。”还是同样友善的语气。“……用和平演说来推行政治改革的部分……扔进垃圾粉碎机的塞伯坦人。我并不是同意所有你写的内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别放弃。”

不,有什么不对头!这个红蓝涂装的警长说着和昨天、前天……很多天以前一模一样的话,但今天他的从容不见了,拿着数据板的手轻微发抖,语调起伏不稳,那几句威震天已经听了无数遍的话,说得磕磕巴巴。而且在说的过程中,还不断抬起光镜看他。

随后发生的事更是让威震天芯神不宁。减震杆仍然像平常一样——U球的平常——带他出去,而当他回头时,视线竟和警长的撞在一起!警长没有在看数据板。虽然他戴着面罩,威震天无从判断他的表情,但他绝对肯定自己在警长的光镜里看到了一丝疑惑。

他的处理器或者火种可能还是正常的!


-第25天-


又是反常的一天!好吧,看你如何理解“反常”了。

减震杆刚在数据板上核对完他的名字,拘留室的门就被打开了——是那个警长,“减震杆,我来接手。”

“警长……我正在核对信息,准备完成后带他去你那儿。”

“没关系,我来吧,你先去忙别的事。”

警长拿过数据板,却等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威震天,出生地塔恩。”

“是的。”他有些不解,但在确认警长的真实意图前,决定好好配合,把这出见U球的戏给演下去。

“体力劳动者……1th Cycle 012创建,序列号……”警长看着数据板,按顺序说出每个讯问项目。“你为什么在油吧殴打那些军校生?”

“不,我没有。”威震天平静地回答,他发现警长的光镜始终盯着数据板顶端的某个点,根本没有向下移动视线,但却准确说出了所有项目内容。“挑起事端的是那些军校生,而我完全没有参与打斗。”

在他的处理器中有一个模糊不清的意识,让他决定推进这个对话,找些话说,拖住这个警长,直到旋刃该来的时候,看看会发生什么。在循环这么多天之后,威震天第一次燃起一线希望,如果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意识到循环的存在,如果某些固定事件改变,或许可以帮他脱离这个困境。

“长官,请问如何称呼您?”

“奥利安•派克斯。”

“好的,派克斯长官,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他按照事件第一次发生的情况进行描述。

警长安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也没有插入任何问题。接着,旋刃按时出现在拘留室门口,“呃,警长——”

“旋刃,有什么事吗?”奥利安•派克斯转身问道。

“哦,哦,没什么。”单光镜的家伙踌躇了一下,“我只是……正好路过。”

当威震天离开警局时,机体完整无缺,写论文的数据板好好地躺在他的子空间里。现在他可以确定,被旋刃殴打并不是这个时间循环的固定组成部分。


-第28天-


仍然是警长亲自来讯问他。这一次他甚至连装模做样看数据板都放弃了,在确认个人信息的时候,始终直视着威震天。

“把事件的经过讲一遍。”他说。

威震天又开始叙述。这一次他调整了一些内容,加入他发现时间循环后,重复经历事件时所观察到的周围场景。他一边说,一边小心地抬起光镜观察对方——炉渣的面罩,他实在怀疑面罩之下根本就没有脸。

当他说完,警长开口了,“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躲在桌下直到警察进入油吧,却能看到那个摔在你们桌上的金刚被带走?”

威震天猛然站起来,向对面的金刚伸出手,仿佛他马上就可以抓住什么,让他脱离眼前的厄运。随即他发现抑制手铐阻碍了这个贸然的举动。但是没关系,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了——今天的叙述中,他根本没有提到自己躲在桌下!


Part.4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