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我很抱歉

马上要去看Thor3,反正现在也一直在Lofter了,搬个老文过来预热一下。

非CP文,偏友情向。

托尼收到快递来的手机,有人给他打了电话

---------------------------

那只老旧的翻盖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托尼正在调整罗迪的脊柱支撑架——前几次测试下来,这玩意儿的支撑功能已经没有问题了,但显然和罗迪的神经反馈还不太协调,以至于他靠着这个支撑行走时会无法保持直线。

手机铃声土得掉渣,来电蓝灯在旁边的振金盾上造成了一个光点。而托尼对于自己竟然还定期给这个破烂机子充电一肚子别扭(然而他下次还是会充的,即便他并不知道第一次电话是呼入还是呼出,或是什么时候)。

“嗨,老冰棍,”托尼在是否接电话这个问题上并没有什么纠结,“你碰到麻烦了?你需要装备?你的哥儿们需要维修?托尼·大好人·斯塔克总是能够帮你解决问题的。虽然你砸了我的反应堆,让我差点冻成和你一样的冰棍;拆了我的,我们的,复仇者小分队,然后克林特、旺达现在整个把我当敌人,而且我也找不到小娜了。但是——”他撇了撇嘴角,放弃了让星期五追踪手机信号的打算,“毫无疑问,好队长给我写了信,托尼·心胸狭隘·斯塔克就应该为胖揍那个杀了他父母的小锡兵而对你说抱歉……”

“不,不是斯蒂夫。斯塔克,我很抱歉……”

“艹,是你,小锡兵!”说完这句,托尼突然发觉自己没词了,这对他来说可不正常。

“斯塔克,我很抱歉。”

“这可不是什么抱歉的问题。”托尼干巴巴地回答,“斯蒂夫·道德标杆·罗杰斯让你给受害者家属一个个打电话道歉来着?”

“不,不是这样。斯蒂夫不知道。”电话里出现一声苦笑,“这像是那个家伙会出的主意。但不是的,他不在我旁边。而且……而且他总是不明白,那些不是可以打电话说抱歉的事。不能——不配得到原谅……”话语声变轻了,但并没有犹豫,“斯蒂夫是个蠢蛋,他总是说那是九头蛇控制了我,不是我自主意志做了这些。但事实上,就是我的手……而我记得他们所有人,不是他们的名字,而是他们临终的表情,我是他们在世上看到的最后一人的事实。”

“小锡兵,呃,我是说巴恩斯……”托尼再一次发现自己处于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境地,这绝对不像他。

“我想起来一点儿事,所以才打这个电话,我想可能对你有点用。他们……九头蛇的科学家,”电话里磕巴了一下,“他们讨论我的手臂,并不回避我,因为知道我马上就会被洗脑,什么也不记得。平时都是中级技术人员维护我,但有那么一两次,那些高级的科学家会来看看,然后他们说到一个叫宇宙魔方的东西,我没有见过,但他们有很多技术是研究这个东西得到的。听起来他们并不拥有这个魔方,但肯定是某个时期留下了图纸或者类似的研究记录。我知道你在给战争机器——我听说了他的事——做些设备,斯蒂夫告诉了我一些你们作为复仇者的战斗。所以,我想你或许可以从那个方面研究一下。”

托尼的眼睛睁大了,“小锡——巴恩斯,这真是我认识你以来最有意义的一次谈话了!当然,星期五!”他大叫一声,“和幻视联系,让他先用宝石分析下。”

“好的,先生。”合成的女声响起。

“接下来,巴恩斯,”托尼把手机开成了免提,一边拆开罗迪的支撑架一边说,“你是准备让我原谅好队长,就像,复仇者是我们的家人,家人应该和好,他给我写信,其实他很想念我们,希望有一天我们大家都能成为好朋友,包括那个汉克·皮姆的继任者,诸如此类的?”

电话里轻轻笑了一下,“原来有这个打算,但打通电话之后,我就知道不需要说了。不,不会包括我了。我,我准备让他们冷冻我,那些词还在我脑子里……”

“我可真不知道做冰棍这档子事还能上瘾。”托尼吃了一惊,“首先声明,无论如何,我并没有说我会原谅你。”

“不,千万别!”电话里的声音相当坚决,“不要原谅。我宁可听你这么说,而不是斯蒂夫和山姆那样,说我是身不由己什么的。我记起一切,我承担一切。”

“呃……”托尼再次发现自己词穷了,这真是一个诡异的夜晚。

“就,就这样吧。”

电话挂了。

“但我并不恨你,这两者是不同的——就像斯蒂夫·蠢蛋·好人·罗杰斯说的那样。”托尼对着空气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