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理想世界 CH.4

上一章


战后•猛大帅底层拘押室

汽车人是如此畏惧他,以至于要在所有关节轴承处都使用抑制夹钳。还放空了他的储能槽,能量水平低于5%已是常驻警报。这点能量只够维持他机体的基本运作,保持清醒。即使他还在体内藏了什么隐蔽的武器,现在也根本无法驱动。拘押室的四壁闪烁着暗紫色的电弧,加装的超能磁场栅栏只要轻轻碰一下,聚变电磁波瞬间就可以击穿火种舱。


门无声地打开,擎天柱走了进来。

“威震天。”

他们彼此注视。囚室昏暗的光线勾勒出两具机体的轮廓,装甲边缘闪动着偏色的微弱光芒,无声而平和,没有怒吼,也没有互相冲撞的磁场,仅仅在对方的光镜中看到自身。

“擎天柱,你是打算就这样一直看着,”威震天打破了沉默,“还是把话说清楚?”他的声音听起来散漫低沉,多少有些疲惫的意味。“先申明,如果你是来和我说那些老生常谈的,那趁早滚出去。我没兴趣听你说教,更没兴趣表现出任何能让你高兴的恭顺。”

“我不需要再多说什么。汽车人得到多方支持,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民芯所向已经证明我的观点。”

“哈,好一副成王败寇的胜者姿态,领袖。”霸天虎首领语带讥讽,“这种冠冕堂皇的说辞适合用在你的胜利演讲中。但你的处理器很明白,你和我没什么两样——选择自认为正确的道路,并坚决地用力量贯彻观点。我们都自视为强者、智者,对于管理弱者、指引庸人,以及改造世界的渴望如出一辙。”

擎天柱没有反驳。他经历过太多,对自己足够诚实。

“如果我们一开始就交换位置——那么今天我即是你,你即是我。只不过此时此地,我是败者,你是胜者。我镣铐缠身,而你静待加冕。我视你为生平唯一的劲敌,输在你手里并不耻辱。顺便问一句,他们准备了什么头衔给你?首席执政官?第一公民?我想……”他恶劣地笑了笑,“你应该不会喜欢塞伯坦最高统帅这个称呼吧。或者……”

“我是来转达如何处置你的全民公投结果。”擎天柱冷静的打断他,无视了威震天的调侃。

“说吧。没必要拖拖拉拉。”

“终极死刑。”

“哦,脑模块、火种舱、变形齿轮。”威震天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波动,“意料之中。”

“不是全票。但——足够多的赞同票了。”

“在全体汽车人及其支持者中发起的投票竟然还不是全票通过,这让我有点意外。”

“不是所有人都渴望用这种形式终结一个塞伯坦人的生命。”擎天柱在理性控制他的发声器前脱口而出,“我自己投的是终生监禁。”

威震天的光镜陡然抬起,锁定面罩上方的蓝色光镜,他令他惊讶的不是这个信息本身,而是它会被如此坦率地说出。

“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我从来不希望是一方站在另一方的尸骸上庆祝自己的胜利……”

“我相信,如果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想,那这个世界会有所不同。”威震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愤怒,却无法判断出令他愤怒的是承认对手的高尚,还是因为世界的残酷本质。

“听我说,这只是公民投票结果,并非终审判决。如果你公开认罪,宣布解散霸天虎,我可以争取……”

“凭擎天柱这个名字如今对于塞伯坦等同半神的影响力,我毫不怀疑你可以左右判决结果。”霸天虎首领打断了他的话,“但你应该清楚,即便我宣布解散这个组织,也不能改变仍然有金刚愿意信仰霸天虎大业的事实,这个所谓的‘解散’毫无意义。而且霸天虎的理念已经客观存在,它在未来仍可能会被重新定义、解读、拓展,甚至再次作为号召。至于其他……”他停顿了短暂的几星秒,“不,既然战败,回归火种源才符合我的归宿。你总是说自由权利归众生,那——这就是我的选择。”

拘押室再一次陷入静默,却远比之前的要沉重得多。

擎天柱回忆起与威震天的初识:与矿工身份极不相称的才华,仅凭文字就能令他相信与暴力事件无关。让他在未来许多年的战斗中总有种怀疑,认为眼前的霸天虎首领和他之前见过的矿工并不是同一个金刚——但真的不同吗?能够穿透一切的猩红光镜,以及……无论哪个派别都无法否认的,超越众生的夺目光芒。


“那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最后要求?”擎天柱控制着自己的声音,如果你用了整整四百万年来注视他,全方位地了解他,时时刻刻琢磨他的所思所想……霸天虎首领的答案同样在他意料之中。

“你亲自动手——除此以外,没有其他要求,尸体随你们处置。”战斗面罩使得威震天无法看到对方的表情,但他的确发现领袖的感光部件急速地回旋收缩。

“我答应你。”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撕扯擎天柱的发声器。他不能把霸天虎首领扔给某个汽车人,显然不能——而威震天很清楚这一点。

擎天柱转身离开,却在即将迈出门时扭回头——钴蓝光镜缓缓扫过眼前的机体,没有遗漏装甲上的每一处战损。即使处于如此境地,威震天依然保持着他一贯的傲慢和镇定。

-----------------------


夜巡一遍遍看着光镜前的资料,他知道自己的方向对了。整整200多个更替循环,他们肯定都忘了——这是合理的,遗忘以脱出噩梦,遗忘以重新开始……但有一个金刚始终记得。他背负他们的期望,他引领着他们前进,他让一切重获光明——除了他自己。在万物重生的璀璨中,他沉于无望。

夜巡并不是现场亲历者,他只能去想象当时的情景:喧嚣热闹的广场,他们欢呼,他们大笑,他们知道最黑暗的时刻已经过去……却不知塞伯坦最明亮的火种已然衰败。


半个月周期后,夜巡把救护车、爵士叫到了警车办公室。

“不太顺利,”侦探老实承认,“我也目睹了领袖的消失。监测数据表明,当时完全没有任何异常的能量波,可以排除太空桥或者类似技术的因素。在消失的问题上,可以说毫无进展。”

“听起来你还有别的发现。”警车敏锐地指出。

“呃……是的。我记录了擎天柱说的每一句话,以及随手涂抹的数据板。有时候他写完就删了,要不是我有个正对着他桌子的监测器……”

“什么?”

“别紧张,我会证明是有必要的。”夜巡举手制止了警车都还没说出口的反对,“听我说——首先让我产生怀疑的是他要求重建启蒙广场。这是一道相当莫名的指令,结合他提出的那几个改建提议,感觉就像是他不愿意看到那里聚集人群。于是我调查了启蒙广场上发生过的看起来有影响力的事件。那地方最后一次大规模集会,是为了——”他没有立刻说下去,而是看着在场的汽车人。

但这些金刚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夜巡要说什么。

“哦,我猜你们应该是忘记了,而且就算记得,只怕也不会认为它和启蒙广场有什么关系。”

“到底是什么事?”警车问。

“处决威震天。”夜巡回答。如果不是执政官府邸的武器柜,即使是他都很难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

-----------------------------------


战后•启蒙广场

刚修复的广场上挤满了各色金刚,有汽车人也有中立者,没有霸天虎。据说靠前的位置在几个太阳周期前就被占据且高价售出。这让擎天柱回想起战前的角斗比赛——兴致勃勃的围观,只为看那些和他们一样的塞伯坦人被杀。

临时搭建的行刑台上,威震天居中而立。仍然满身都是抑制夹钳,纳米合金制的锁链穿过手腕和踝部轴承,与行刑台基座相连,链条扯开了原生金属,伤处的能量液流了一地。

擎天柱将视线从那些刑具上移开,看向被牢牢束缚的霸天虎首领。他微仰起头,稳稳地举起离子炮,对准威震天的头部。


“塔恩的威震天,被指控犯有反物种罪。在本次判决中,此罪名代表了一系列相关罪行,”通天晓负责宣读判决书,“建立一支恐怖军队,从事与和平对立的目标,包括取代议会及其继任者,军阀专制,建立了以你为核心的非法政权。同时,你谋划并实施了恐怖主义,旨在夺取塞伯坦及其第二卫星的绝对控制权……另外,你策划、实施、部署和/或签署了一系列一级暴行,直接造成46亿塞伯坦人死亡。这些暴行包括但不限于:屠杀、虐待、强制合体、使用违禁武器……除此之外,你还被指控侵犯主权星球,造成1000亿生命死亡。你有何申辩?”【本段判词来自漫画连载MTMTE#28】


威震天扭头看了一眼广场,带着轻蔑的假笑。这些以“和平”和“正义”之名观赏杀戮的群氓,他们想要什么?听他站在这个台上承认自己是他们所认为的暴君?还是霸天虎首领临死前的崩溃癫狂?真是太可笑了。擎天柱天性中的理想主义让他总是倾向于美化这样一群低智、软弱、左右摇摆、本性自私的乌合之众,以为这样的土壤可以哺育出高尚和慈悲。

“ALL HAIL DECEPTICON!”这是公众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广场顿时沸腾起来,围观人群齐声高呼,“杀了他!杀了他!万众一芯!万众一芯!”


霸天虎首领神色淡定,收回视线看向站在前方的领袖,红色的光镜异常柔和……

“没关系的。”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擎天柱一下子握紧枪柄——脑模块、火种舱、变形齿轮……他猛然用左手压下枪口,直接击穿了威震天的火种舱。

伴随着炸裂声,行星环般的银绿光芒向四周散射,强烈的磁场掠过所有围观者的机体,几乎每一个在场的金刚都感受到那颗火种最后的闪耀。

在被振波掠过的瞬间,擎天柱猛然意识到他从未有机会在平和静谧的氛围中好好感受过这颗火种,无从了解他放松、愉悦或渴求时会怎样跃动……

火种逐渐衰减湮灭,散逸的光晕淡化消失——猩红归于黑暗,蓝色的光镜如同冷焰燃烧。

擎天柱移动枪口连续击中了脑模块和变形齿轮。

霸天虎首领直至最后,也未曾倒下。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