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理想世界 CH.2

上一章


夜巡在卫队宿舍里安顿下来,隔天就是他的第一个值班日。

擎天柱一早在十角大楼有个会议,要中午才返回政务院。借这机会,夜巡以检查为名,在领袖的办公室和休息区装上了小诸葛给他做的隐形探测器。这是一些相当险恶的小东西,不仅具备常规监控仪器的所有功能,还像变色龙一样能自动和背景溶为一色,可以穿透目前一切已知的(小诸葛所知道的)隐身技术,音视频信号直接与夜巡的内置频道相连,无论有什么东西在监控范围内出入,他马上就能知道。搭配小诸葛特供的分析仪,能在捕获该物体的17个星秒内给出相关信息——貌似小诸葛黑了塞伯坦和银河议会的中央数据库,把分析仪接了进去。 

等擎天柱回到办公室时,夜巡已经舒服地待在警卫室里,听着音频器中传来的清晰对话声,视频效果则完美得如同他就站在执政官办公室里一样。


“爵士,让工程部做一个方案,改建启蒙广场。”

“可是……”

“我不是在征求意见。”仍然是他们所熟悉的平稳声音,但其中的不容置疑让领袖听起来相当严厉。

“……是,大——领袖。”副官畏缩一下,改口了称呼,“那么,您希望那个地方作何改造?”

“花园?商场?剧院?唔……无所谓,你们看着办吧。”擎天柱说话时始终没有从数据板上抬起头。夜巡记得他以前布置任务时总会看着对方,传递出一种诚心托付的友善。

虽然爵士是副官,但同样也是擎天柱多年的朋友及战友,这样的命令方式……还有启蒙广场……领袖从十角大楼回来的路上的确会路过广场,难道是广场有什么问题吗?


直到晚上,夜巡才逮住机会可以和忙得不可开交的副官聊上几句,“爵士,今天有什么让擎天柱特别生气的事吗?发生在启蒙广场上?”

“没有啊,都挺正常的。”爵士思索着,“有一个像是展览或者游园会之类的活动,有集会、演讲什么的,还有艺术家,很多金刚在那里,非常热闹。”

“奇怪……而且他以前绝对不会那样说话,即便在战事最吃紧的时候。”夜巡接着又问,“还有,你真的要传达这个改建启蒙广场命令?”

“既然是领袖的命令,我必须执行。”

侦探没有错过副官脸上隐隐的无奈,但爵士看起来不像他以为的那样介意,似乎这种事并非第一次发生——难道这就是警车要他观察的?


--------------------------------


战时•霸天虎指挥中心


猩红的光镜慢慢扫过红蜘蛛、震荡波、声波、路障、塔恩、六面兽……他的空军总指挥、参谋总长、情报总长、特攻队长、执法处长、特种金刚队长①。这些本该在指挥作战,调配部队,或亲自迎敌的部属们,现在却站在这里,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好像指望他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让战车队从左翼进攻,”威震天点击着三维影像地图,“六面兽,派出你的三变部队,集中火力进攻擎天柱的主力。”

在场的霸天虎们,除了塔恩,全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接口。而执法处长,保持他一贯的首领脑残粉作风,热切地看着威震天,仿佛他们马上就要取得全面胜利。

最终,除了塔恩外所有的光镜都落到了红蜘蛛身上。

这种倒霉事难道注定归他吗?空军总指挥在芯里忿忿不平地咒骂着,但还是向前迈了一步,“大人,已经……已经没有战车队了。而且,三变部队的战力不足原来的20%,无法再发起一次有效进攻。”

“那你的空中部队呢?红蜘蛛,难道你不应该是在前线指挥一次卓有成效的空袭吗?”

“是的,大人,空军还可以继续作战,”红蜘蛛小心调整了站姿以便躲闪,考虑到接下来他要说的很可能让自己挨上一发融合炮,“我的部队能够轰炸汽车人的设施,拖延他们的行军速度;路障的小队可以执行一些突击任务;特种金刚出动也仍然可以给敌军造成损失……但是,但是——”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说不出下面的话,不管是出于对后果的畏惧,亦或是多年战事却终至于此的悲哀。

“即便霸天虎还能在局部战场上取得一些胜利,我们——从目前的局势判断——已经输掉了战争。”逻辑至上的参谋总长接过话,说出了5个月周期前他们就应该对威震天说的话,“事实上,大约再过11个太阳周期,汽车人先头部队就将抵达此地。最符合逻辑的行动是——”

红蜘蛛、路障、六面兽不约而同地走到了震荡波的身旁,“求和,大人。在我们还保留一定战力的情况下。”这就是他们今天汇集于此想要表达的意思。


和汽车人惯常以为的不同,霸天虎内部并非是一个强权和暴虐组成的主奴体制。他们纪律严明、层级清晰、各司其职。虽然威震天大权独揽,但高阶军官们的建议权并没有被抹杀,霸天虎首领从不否定他们各自具有的才华,并一向懂得善加使用。他并不排斥下属的建言,虽然采纳的比例确实相当有限。

以红蜘蛛为例,外部看来空军指挥官的篡权意图昭然若揭,而威震天对此的持续容忍显得相当不可思议。但内部知情者都很清楚,威震天本人并不排斥最高权力的竞争,他给予所有高阶军官同样的机会展现自身是否具备守护霸天虎大业的实力。红蜘蛛虽然张扬浮夸,但他从未在战术分析、作战指挥、战果反馈、战备训练等方面表现出任何的不称职。他们大多相信威震天其实乐于观赏他的各种夺权计谋,以此鞭策自己决不可放松对领导权的掌控。

“你们是要背叛霸天虎大业吗?”塔恩扯着嗓子大声说,“我绝不允许……”

“闭嘴,你这个杀霸天虎比杀汽车人还来劲②,擎天柱都想要给你颁发个勋章的疯子!”六面兽怒吼了一声。

“全都给我出去!”威震天沉声说道,“出去!”


军官们鱼贯而出,议事厅中剩下威震天一个。他颓然地坐倒在王座上,处理器一遍遍回顾着几百万年来的战争。曾经,紫色的霸天虎标志覆盖了塞伯坦99%的地表面积,控制了全部空域。汽车人几乎只剩散兵游勇,除了小规模游击战根本发动不了任何真正的战役。

究竟是从何时起?从哪一次战斗后?形势急转直下——是因为他在尚未完全剿清汽车人的时候,就发动外星开拓计划,给了他们喘息之机?还是因为霸天虎内部派系的倾轧导致各作战单元的配合失去了初期的顺畅?或者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力量支援了汽车人……转瞬之间,所有不利因素叠加爆发,战区报告传回的是一场接一场的失利,直至今日终于盖棺定论。其实红蜘蛛他们说的那些,他早已经知道。


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威震天却突然想起了擎天柱。从罗迪昂警官到汽车人领袖,从警局的一面之缘到几百万年的对抗,他总是比属下更能理解擎天柱的那些战略决策。这里面当然有针对敌首的情报分析之功,但更是因为双方地位对等,很容易换位思考,想来擎天柱亦是如此,他们是最了解对方的金刚,如果剥去战争外衣,某种层面算是神交已久。任何智慧生命最难超越的便是自身,势均力敌的对手却能逼迫你不断前进,不断变强……战争塑造了他们,他们造就了彼此。

无数次对战,他能从对方的光镜中体察到那种惺惺相惜。如果他们没有走上不同的道路,如果在最初的某一个时刻他们决定建立稳固而长久的同盟,也许战争早就可以结束,塞伯坦将拥有一个超越黄金时代的未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变得越来越不可能。战斗的目的早已从最初的观念分歧走向了愤怒和复仇,即便是作为双方领导者的他们,也只能被战争这头怪兽拖着前进,而无法再有效地驾驭它。

擎天柱是一个高尚的汽车人,他甚至赢得了霸天虎战士们的尊重。这是一位卓越的对手,威震天从不避讳对汽车人领袖的赞赏。他曾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赢得战争是获取一顶王冠,那么战胜擎天柱无疑将为这顶王冠镶上最大最耀眼的宝石——只不过此刻这个念头却显得有些可笑,看起来他自己即将变成领袖冠冕上的装饰。


作战指挥中心保持了4个太阳周期的通讯静默后,震荡波收到了威震天的指示,“拟定议和条款,确保霸天虎非战斗人员的权利,以及作战部队士兵的合理战俘地位。毁掉一切军事设施、科技资料和物资储备,什么都不要留给汽车人。” 

9个太阳周期后——比预计更早——汽车人攻下骷髅堡,霸天虎最后的据点。领袖卫队在铁皮带领下站到了威震天的面前。霸天虎首领一言不发走下王座,把他那著名的反物质催化驱动全范围融合炮③从右臂卸下,扔在汽车人小分队面前,等待着他们给他加上手铐。

显然,这些战士得到了某种指示,整个过程安静、有序,没有任何侮辱性言行。出门时,铁皮甚至做了个“请”的手势。

---------------------------

注释:

①本文设定三变、六变为特种金刚,六面兽为总队长

②这个说法实际不符合原著,DJD杀的汽车人可不少,否则寻光号上的人也不会这么害怕。而且DJD还是碎核集中营的管理者,那是一堆一堆地杀了。

③此处使用了回收救援队特典小说《零界点》中的名称


下一章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