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理想世界 CH.1

BY:糖番茄

说明:混合背景,偏IDW

国庆长假临近尾声,更新可能不会太快。

另外,请不要转载,包括Lofter上的直接转载。谢谢


--------------------

领袖倚在门口,清了清发声器,提醒护星公自己的存在,后者正全神贯注地阅读军事演习计划,“这次有什么新装备吗?”

“当然会有,”护星公抬起头,“怎么了?”

“如果有趣的话,我就去看看。否则宁可在房间里读些书。”

“这次你肯定得去,”护星公举起数据板示意了一下,“因为是与耀星的联合军演,本身带有外交性质。”

“也许我应该提议理事会把这项职责去掉。”领袖完全没有试图掩藏自己的小抱怨,“虽然接触不同星球的文化确实挺有意思的,但应酬什么的真是太烦了。”

“除非你能说服议长——不过我觉得不太可能,”护星公放下数据板,走到领袖面前,“这么讨厌应酬啊……那我想你肯定不愿意和我一起去用餐了。那家餐厅超难订的,要不……我转让给六面兽吧。”

“通天晓今天要加班!”领袖微微撅起嘴,“我只是不喜欢整天陪外星人吃吃喝喝而已,又不是……”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护星公大笑起来,“好吧,好吧,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护星公的自信和大度仅是他诸多出众品质中的一小部分,真正让领袖深感愉悦的是他对自己深入火种的了解,以及私下里近乎无限的纵容。想到这里,领袖自觉有些不好意思,他碰了碰火伴的胳膊,而对方迅速将他揽入怀中。领袖弯起嘴角,伸手圈住了护星公的肩膀。

整面墙向两侧移开,护星公启动腿部飞行装置,飞向铁堡繁华的商业区。


餐厅雅致而私密,晚餐则精美可口,各种稀有元素食材被精心调理,更与恰当的饮品搭配,烘托出独一无二的风味。护星公花了点时间注视沉溺在那份低温甜品中的领袖。

“擎天柱,我有个想法……”

“你想在这个时候谈工作?”领袖抬起头,不自觉地舔去勺中的同位素奶油。

“没那么严重,”护星公放下餐具,“我只是想谈谈铁皮。”

“他已经选择了自己的战后生活,你上次就被拒绝了。”

“所以我只能寄希望于你了。赛车场保安可不适合他那样优秀的战士。”

领袖搅动着水晶碗中的甜品,“你所谓的合适是什么职位?”

“塞伯坦星域安全部主任。”

“有这个部门吗?”领袖疑惑地看着对方。

“马上就会有了。”护星公手指轻敲桌面,“我考虑重新调整塞伯坦安全防务机制,军队负责对外事务,对内则成立专门的安全部门,这样如果有什么状况,也可以避免民众产生军队干涉内务的想法。”

“主动让渡武装力量,并且选择汽车人担任主管。你这一下可真让我吃惊。”

“我只不过选择了一个堪当此任的塞伯坦人,而且这还要看你能否说服铁皮。”护星公笑起来,“难道说你现在还在意派别?”

---------------------------------


夜巡把腿搁在办公桌上,无聊地翻着当天的《塞伯坦日报》。


战争结束后,他租下了铁堡东街221C①一栋上下两层还带个地下室的小楼,把它变成了住所和办公室——如今,他终于有了自己的侦探所。

不过,开业一个半月周期都无人光顾的凄凉现实让侦探先生颇有些丧气。他的演绎推理,还有小诸葛——他那没有道德感的武器专家室友,因为入住第二天就让整个二楼窗户都消失不见而被赶去地下室搞发明——为他做的那些奇妙探案工具到现在都还没派上用场。

但今天却不一样,他正等着第一桩案子上门,昨晚的一份通讯留言终于让他振奋起来。


来者的处理器中显然不存在敲门这个词。

“大黄蜂。”夜巡把腿放下,在门被打开前说出了名字。

“是的,是我。不过……”亮黄色的小汽车大吃一惊。

“不敲门就会这样进来且是我熟知的脚步声,只有飞毛腿、横炮和你,而那两个现在不在铁堡。当然,即使他们两个在铁堡,我也知道是你。因为昨天是警车联系我的,从他慎重的口气里可以判断是因为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才找上我。通讯频道里没有流露任何信息,我猜想这是一个事关汽车人高层的事件,当警车不能亲自到这里来,他一定会派你,而不是那两个现在到处晃荡、不务正业的家伙。但上面这些并不是我得出结论的真正依据,我能够分辨19849种塞伯坦引擎,所以——”夜巡站起来拍拍大黄蜂的肩,“在你到大门口变形前,我就从载具形态的引擎声知道了。”

“哇哦!好吧,我多少有点明白警车为什么会找上你了。不过我并非知情者,只是跑腿的,到底什么事你得去问警车。”


离开侦探所,夜巡跟着大黄蜂一路驶向铁堡中心,并在塞星政务院前停了下来。

“来吧。”大黄蜂迅速变形,带他走进大楼。

战争结束后,大部分汽车人都回归平静,重建了自己的生活,这还是夜巡第一次来到塞伯坦的权力中枢。它由原来的最高议会阁改建而成,外观保留着旧日黄金时代的奢华。内部则全面重建,布局和色调都更符合现代审美。在银灰色合金构筑的门廊间穿行往来的,就是现今管理着塞伯坦的各级行政官员。其中有一些是夜巡熟悉的面孔,而另一些则是陌生的,看起来这里不光只有汽车人。


政务院行政长官——警车,正在办公室等着他们。

“夜巡,好久没见。”警车从办公桌前起身,向他走去。

“是的,我可以想象你有多忙。”夜巡耸耸肩,“实际上,当年的战友们都分散各地,想见面也不太方便。”

“我的任务完成了。”大黄蜂没有跟进去,“你们谈吧。夜巡,找时间喝一杯。”

夜巡冲亮黄色的小汽车点点头,跟着警车走进了里间的小会客厅。

“本来是该好好叙旧的,但事情紧急,我希望你能尽快开始,所以客套只好先省了。”警车示意夜巡坐下,“我们碰到了相当棘手的难题,足以说是一次重大危机。”

“很高兴我能帮上忙。”

“这么说吧,从现在开始,你要作为领袖卫队的一员在这里工作。”

“什么——”

“这只是个伪装,”警车摆摆手,“接下来要告诉你的,属于最高机密——我们需要你来解决一桩事关领袖的疑难问题。”

夜巡的光镜闪烁起来。

“我先把规矩说一下,在领袖工作和休息的地方都设有警卫室,领袖卫队成员轮流值班。”警车左腕上伸出数据线,示意夜巡打开传输接口,“我已经给你设置了领袖卫队的同等权限,可以自由出入这里、十角大楼以及执政官府邸。你有自主调查权,但不允许影响到领袖的工作和休息。”

“这点尽可放心,我会注意分寸。”夜巡点头。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领袖并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真实原因。因为你的战时履历和特长,所以我对他说你是领袖卫队的新成员,负责一些审查、分析和协调方面的工作。”

“我知道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警车站起来给夜巡和自己倒了淡能量液,“你知道,战争结束后,虽然他自己有过推辞,领袖仍众望所归被推举为塞伯坦最高执政官,带领整个星球投入重建。毕竟几百万年的噩梦终于结束了,所有人都渴望尽快开始新生活。最初,事情很正常,大家干劲十足地参与到家园建设中,领袖本人也是如此,至少我们是这样认为的。”

“难道不是这样吗?”夜巡注意到警车始终在使用正式称呼,他没有像从前那样直呼擎天柱的名字。

“我不知道,我相信领袖对复兴塞伯坦是全心全意的,但我现在无法准确描述他对周遭一切的态度是否还一如既往,可能这听起来有点怪异……有些事,你需要自己观察。”警车的语气有些低落,“因为领袖事务繁忙,又没有固定的火伴,所以他的日常生活由领袖卫队负责,包括每天的能量补充、起居保洁。大概从一个恒星周期前开始,当天的值班警卫给他送去的能量块,有时是吃完的,有时却原封不动的拿回来;警卫员还经常发现充电床整晚都没有被使用过。一开始,救护车还以为他忙于工作,顾不上补充能量,疏忽了自己的机体——他在战时就这样,所以我们也没有觉得异常,只是一方面关照他要按时摄入能量,另一方面也积极给他做机体检查,以免有什么问题。”

“这应该没什么大碍吧?”

“的确没有,”警车喝了口能量液,“后来我们逐渐发现他基本不吃我们送去的能量块了,房间里常备的能量液也都没有减少。但奇怪的是,救护车的体检结果却显示领袖一点能量缺乏的迹象都没有,所有检测数据都表明他有稳定补充能量,休息充分,机体状况比以前还要好。”

“你是想让我调查……领袖在哪里偷吃能量块?”刚说完,夜巡就意识到以对方的性格,可能理解不了这是个玩笑。

警车像看白痴一样瞪了他,“当然不是!最高执政官的所有行踪都是有记录的。有一次,他连续半个月周期一点能量都没有补充,我和救护车商量后,决定在他休息时潜入房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最高机密!”

“哦,好的,我会保密的。”夜巡赶紧说。

“那次把救护车吓坏了。当时领袖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已经下线,火种信号极其微弱,机体磁场低得几乎测不出来。”

夜巡注意到警车放在杯子上的手无意识地握紧——对战术家而言这种忧虑情绪的流露相当罕见。

“你也和他一起战斗过,应该知道在领导模块的加成下,领袖的磁场是多么恢宏磅礴,稍微离近点,你就可以感应到他的力量。”

“是的,”侦探回忆了一下,“绝对不可能忽略的存在感。”

“然后——”警车的声音变轻了,还透着几分古怪,像是在说某种他自己都不相信的事,“他消失了,当着救护车和我的面。”

“你说什么?!”

“消失。是的,不可思议。我们的光镜看着他呢,一下子就没了。”

“虫洞?瞬移?”

“都不是,”警车摇摇头,“我们也这样怀疑过,担心是不是有什么幕后势力在搞鬼,于是就在他房间里装了力场探测设备——这同样是最高机密!”

“好的,好的,为了你的桌子着想,我可以发誓。”

“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但类似的情况后来又发生过,发生时间和间隔周期不定。”警车的语气变得更为慎重,“这就是我们需要你调查的——领袖为什么会消失,他去了哪儿。还有,务必记住,这事只有救护车、爵士、我和你知道,这是塞伯坦目前的最高机密,或者说最大危机。”

---------------------

注①:这个221致敬什么不用我说了吧,C取自Cybertron


下一章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