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Human POV系列-一个霸天虎

Human POV系列:机械之美  监控员

BY:糖番茄

说明:IDW漫画背景,TC玛丽莎友情向

---------------------------

我,玛丽莎•菲利波恩,地球防务司令部前任指挥官,即将出任地球驻塞伯坦大使……但现在我在干什么?给一个霸天虎买•狗•粮!

惊天雷,一个霸天虎,反派——曾经。

这个反派救了地球。虽然战争本身就是他们带来的,我眼前这个扫描了地球机型的飞行单元也杀死了不少地球人,但最后他帮助了我们,所以现在我们收容他,提供他机体所需的能量,还帮他养了条狗。

“严格按照你的要求,Origen牌的,配方全天然,肉类蛋白质,不含谷类,营养均衡,人类可食用标准。”我把狗粮从后备箱里搬过来,放到仓库里指定的区域,“明天我就要去塞伯坦,可能有阵子来不了,所以多买了一些。另外,你要我给你从老家捎带什么吗?”

“几张战后照片?塞伯坦原产高纯?哦,别。”他耸耸肩——就像个地球人——背后的机翼抖了抖,“说不定会引发我的思乡之情。”

思乡之情……好吧,他真的看太多剧集了。

“这肯定是个大事件。全球直播?我能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们地球人总是想飞出银河系。看看那些科幻剧,好像外面是什么好地方,探险、奇遇……充满——浪漫主义色彩,对,就是这个词。但实际上呢?”他拿起一包狗粮,拆开倒在巴斯特的碗里,“更别说地球自己还是个大烂摊子呢。”

“嘿,这可不是一个政治避难者该有的态度。”我气恼地反驳他,“我给巴斯特买狗粮,陪你看剧集,听你的玛丽苏故事——对了,我还帮你充了整整12个月的Netflix,前天财务部门告诉我这属于私人娱乐,不能报销!你起码应该赞扬一下我的新事业。”

“这可是个高危职位,你自己清楚得很。两头都有想干掉你的势力。好姑娘,慢慢吃。”他伸出一根手指给巴斯特顺了顺背上的毛,“我看你还是小心点吧。”

我尽量把这个理解成他的关心。


“惊天雷,和我说说塞伯坦吧。”我跳上桌子坐在他手边,“虽然我的脑袋已经被关于那个星球的资料塞得要爆炸了,但或许你可以说点什么有趣的事。”

“塞伯坦没什么有趣的事,几百万年来,我们除了毁坏其他什么也没干。”他抬头想了一下,“不知道现在塞伯坦上重新出现热点了吗?战争之后就没有新的幼生体了。”

“幼生体?”

“是啊,塞伯坦和地球不一样。在这里,你们有亲代关系,比如你是火石孵出来的①。但在塞伯坦,星球本身会孕育火种,成熟后收割下来,放入铸造好的机体内,一个新生的变形金刚就出现了。”

“那么,说起来你们应该都是塞伯坦的孩子?”

“当然可以这么说,但实际上谁能和星球本身有互动?所以‘兄弟’才是塞伯坦社会关系的基础,同一时期从一个热点收割的火种,同一批下流水线的机体,还有一种更亲密的——同一个火种分裂的。”

“我得把这个记在心里,多了解你们的社会构成肯定对我日后的工作有帮助。”


大部分时候,是他问我各种关于地球的事,这个飞行系变形金刚对人类世界充满了好奇,你很难把他和一个外星杀手联系起来。但事实上,他确实曾是个杀手——现在仍然是——而且还是霸天虎中的重要角色,相当强大的战斗力。有时候,我需要提醒自己别去想他一炮轰下来会死多少地球人。

但我曾经认真地问过他一个问题。

“惊天雷,你为什么加入反派——我是说,霸天虎。我对这事始终很好奇,本来塞伯坦是一个没有国界的星球,相比地球,这应该是行星文明的最佳形态了。但你们却让这个原本统一的行星分裂了。”

“没有国界可不表示没有压迫。”他想了想,“关于这些事,也许我应该给你找本威震天的书看看,他为此写过不少论文。”

“威震天?你们的头目?那个怎么也死不了,总想着干翻全宇宙的混蛋?”我有些不理解他的话,“他有一套理论?”

“呵……听你一描述突然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他最初的理想可绝对不是干翻全宇宙。说到分裂,我想我们应该是典型的信仰差异吧。有的信汽车人那一套,有的信威震天。”

“你是选择了后者。”

“我?不,不完全是。我想——”他的语气变得有些沮丧,“起初是因为红蜘蛛和闹翻天。红蜘蛛带着闹翻天去见威震天。他们很崇拜他,投向了霸天虎,而我无法想像与自己的僚机在战场上成为敌人。”

“哈,我听出来了。你对霸天虎颇有微辞。”

“霸天虎理念所鼓舞的阶层决定了他们的行为方式,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受压迫者,战争把累积的怨恨转化为暴戾,无所顾忌的杀戮成为前方的唯一出路。我不喜欢这一切,但我是个称职的霸天虎战士——绝大部分情况下。”

和一个外星人谈这个话题还真是有点超现实。当然,比不上一个过度宠溺狗狗的机械外星人写玛丽苏剧本那么厉害,而且他还是个即时战略游戏的狂热爱好者。


我仍然记得第一次乘坐他的情形。

那时,我作为地球防务司令部的指挥官,经常会联络他,也有过多次合作行动,但他只是配合我们的行动,从来没有让人类搭乘过。

汽车人对此不甚介意,他们乐意搭载自己的人类朋友。但霸天虎不同,无论惊天雷多么喜欢地球文化,机械种族的优越感仍然根植于他处理器的最深处。

那不是一次涉及变形金刚的任务,惊天雷在基地闲逛,而我根本没空搭理他。任务出了岔子,我派出去的人接近团灭边缘。队员们苦苦支撑,甚至已经在发送遗言。我几乎失去控制,在基地大喊大叫,希望五角大楼能跳过些冗杂的程序,给我紧急派出空中救援。

增援部队将于7.5小时后抵达目的地……收到回复的时候我想我是救不回他们了。

“我带你去,”他放下巴斯特,背对着我说,“但我会保持载具形态。”

我惊呆了,主动让一个人类进入他的机舱……

时间紧迫,我顾不上考虑太多。他完成变形,随后我坐进去绑好安全带。但他没有立即起飞,就好像处于某种僵硬尴尬的状态(见鬼,为什么我会那么想?)。大概过了好几分钟,他终于关闭舱盖腾空而起,以任何一种人类飞行器都不具备的速度和飞行姿态将我带到战斗现场。

我们救回了小分队的五分之一。

那并不是我最后一次搭乘他。如今他已不会在起飞前迟疑。但当我坐在机舱内时,从不触碰任何仪表设备,以此回报他所给予的信任。


当初霸天虎占领曼哈顿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亲眼看着城市覆灭,看着人类自以为珍贵的一切——生命、安全、财富……在宇宙的冷酷无情中化为齑粉。

他们是敌人,人类的敌人。抵抗他们,将那些外星人全都赶出地球——这曾经是我从那一刻起努力的唯一目标。

甚至有一个阶段,我们因为痛恨威震天,痛恨和威震天结盟的汽车人,而与惊破天那个疯子合作过。仇恨蒙蔽了双眼,摧毁了思考,让我们慌不择路。

如果那时谁告诉我有一天人类会与那些外星人对话、合作,试图彼此理解,我肯定会认为他是被外星人洗脑了。但看看现在,地球上已经有了外星人聚居地,地球还加入了塞伯坦理事会,明天我将作为首任大使去往那个星球,塞伯坦把地球带入了宇宙时代。

也许两个种族之间仍然欠缺足够的信任,在很多人类眼中他们的异族侵略者形象可能会持续好几个世代。但两个世界的智者都已经认识到,如果地球注定要和塞伯坦产生交集,那么联盟绝对是一个比战争要好得多的选择。

谁都不能否认,塞伯坦人永远地改变了我们,而我们也改变了他们,这是两个星球间的双向影响力,我们——我是指人类和塞伯坦人,不能选择无视,更不可能逃避,只能迎接这改变带来的挑战。

我已经认识了很多塞伯坦人,惊天雷、擎天柱、声波、红蜘蛛、钛师傅、绯炎……明天以后这份名单还会更长。但我想,是惊天雷——一个霸天虎——让我迈出了第一步。


------------------------------

注①:这个梗来自漫画连载OP系列,在惊天雷和失业的玛丽莎一起旅游时,曾专门讨论过人类的父母问题


后记:

这不是一个CP文。但目前IDW的漫画连载中,TC和玛丽莎的互动实在让我觉得很暖心。

TC应该是IDW编剧很爱的角色之一,无论是英雄传还是主线漫画,通过那些大段的独白式篇章,展现在读者面前的绝不是一个简单的霸天虎飞行战士。面对战争和杀戮,他始终心怀疑虑,并且有着自己的道德判断。他清隽、迷离又带点冷幽默的文青气质并不是到了地球才出现的。

评论(10)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