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寻光剧情篇 Ch.6

上一章


Chapter 6


【战前-粒子城】

这是一篇政论。在作者笔下,个体的价值如此可贵,定义一个金刚的不是天生形态或分类学列表,是道德、品格……是个体的自由意志及自主选择。作者试图用文字号召一场意识形态的变革,通过某种“非暴力”方式展开思想运动。它同时还是一篇对于近期当局枪击反抗者事件的檄文,字里行间充满着思想的力量,想要述说、想要呐喊、想要警醒——对这个已经病入膏肓的腐朽世界。

他当然认识作者,一个会用整个休假在资料库阅读到深夜,来到油吧却只在角落安静写诗的矿工。但即使不认识,当他读了文章后也会认为能写出这些的不可能在油吧挑起斗殴,把其他金刚揍得死去活来。

减震杆把威震天带过来的时候,他吓了一跳。矿工的模样惨不忍睹,外装甲损毁严重,腰腹的装甲耷拉着快要掉下来了,没有护甲覆盖的原生金属布满大小伤口,嘴角还有来不及擦去的能量液。

“这是怎么回事?!”

减震杆一开始并不想供出同僚,毕竟揍一个嫌疑人——虽然这个是有点过了——也不算什么特别大不了的。

“你知道我可以调监控视频的,”派克斯的语气加重了,“但如果你主动告诉我,我不会在报告中提及你。”

“是——旋刃。”

他得按规定走一下询问程序,威震天除了回答必要的问话,什么也没说,没有愤怒也没有指责警察的暴行,光学镜里只有冷漠。派克斯能明白这种芯情,因为这样的事,受害者往往就会认定警察不值得信任,他们不过是政权的暴力工具。但现在是工作时间,他无法对威震天说更多,只能把私人物品还给他,让减震杆送他出去。

轮班、出警……直到第三天下午,派克斯才匀出时间。他先去了趟救护车的诊所,问他要了个急救修理包,再赶去矿区。但当他到了那里的时候,却发现威震天已经离开了。问了一大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略知内情的矿工,他告诉派克斯,因为被警局拘留,矿主认为威震天惹了麻烦,所以将他调去了C-12——一个条件艰苦、矿难频发,几乎不可能随意出入的矿区。

不久之后,C-12矿区暴动以及狄西摩斯议员的失踪在整个塞伯坦引起了轩然大波……

-------------------------------

【战前-卡隆】

派克斯认为自己肯定是U球上身了。

这本是一次简单的外勤任务,轮罩盖、减震杆他们都可以完成。但当他得知外勤地点是音爆城时,下意识的就接下了任务。如今,他正在开往卡隆的高速路上,目的地——卡隆最大的角斗场。

卡隆——塞伯坦最糟糕的行省,没有希望、充满苦难,却又简单直白,这里几乎每一条路都像是末路大街,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是混乱之城、罪恶之城……在这里,犯罪是一种职业。

明星角斗士一般不在赛前露面,但当派克斯摸出几枚塞币后,门卫为他通报了名字,他被允许进入内场——威震天的休息室。

前矿工看起来比过去还要雄壮魁梧,他的装甲已改为更适合角斗所需,胸前挂着一条粗重的链子,链坠是某种紫色的徽标。然而真正冲击着派克斯的,不是角斗士的外型,而是威震天本身的改变——他的机体奔涌着强悍惊人的电流,籍由他的磁场向周围辐射着压迫感和威慑力,仿佛仅凭光学镜的对视他就可以征服一切。

一时间他们都没有开口。最后,还是威震天打破了沉默,“你从粒子城来到卡隆,就是为了用光学镜瞪我的吗,派克斯——长官?”

他明知道威震天是故意使用了这个称呼,却无法用当初那样轻松的语气让他改口,“音爆城有一个外勤任务,我——”

“你一直知道我在这里。”这不是一个疑问句。

“是的,C-12事件后我做了点调查……”他当然知道。而且在威震天作为明星角斗士崛起之前就知道。毕竟,像威震天这样的金刚很难在其他地方藏身,只有卡隆才能够让一个参与暴动、攻击议员的矿工立足,力量是此地除财富外唯一的硬通货。

“我要上场了。等比赛结束——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他如此轻易地说着死亡,语气平静冷酷,“我们谈谈,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没人会打扰的。”

“我会去看比赛。”派克斯脱口而出。

威震天看了看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只是转身穿过通道走向赛场。

正常情况下,派克斯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来观看一场仅为娱乐而进行的杀戮。但此刻他却坐在这里,在塞伯坦最人气的角斗场里,周围满是富裕阶层组成的观众。他们涂装华丽,谈吐斯文,偶尔挥手招呼推销着能量饮料和燃油糖果的小贩,等待观看一场以命相博的竞技,对他们来说,这和一场竞速车赛没什么不同。

没人能够将眼前这名吸引了场内所有观众视线的角斗士,与那个会写作的矿工联系起来——除了他。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么?并没有,派克斯对自己说,只不过隔了一次斗殴拘捕和一场矿区暴动,然而……世界已颠覆。

观众席突然躁动起来,战斗进入了白热化。派克斯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场上,威震天的对手打掉了他的武器,并以此嘲笑他,认为自己稳操胜券。但下一秒,威震天就变形为一辆重装坦克,怒吼着“我本身就是一件武器”,无情地碾压过对手的机体。

威震天恢复形态,一脚踩住对手,转身看向贵宾席,在全场“万众一心”的喊声中,那些达官显贵们一致做出了杀死失败者的手势。

派克斯看着角斗士的面部表情变得狰狞,橙红色的光学镜闪烁着凶光,他高举手中的能量斧劈向倒地的金刚——斧子砸开胸甲的一瞬间,伴随着对手痛苦不堪的嚎叫声和火种舱的碎裂声,能量液喷溅在威震天的脸上。

获胜的角斗士在观众浪潮般的欢呼声中脱下头盔,他头部的散热饰板伸展开来——这美丽的部件与他身上的战斗装甲、面部的能量液是如此格格不入,却又将整个画面定格在某种诡异的绮丽中,令奥利安•派克斯终生难忘。

他回到休息室等了好一会儿,威震天才进来。“抱歉,再等我几分钟。”

他走进清洁间冲洗,出来时身上那些破损的外装甲已经脱去。派克斯看到原生金属上的伤口翻卷着,有几个伤口大得吓人,还在渗着能量液。

“这里没有医生吗?”

“有的,”威震天回答,“只不过这点伤还够不上让老板掏钱找医生来。柜子里有工具和材料,我自己处理一下就好了。”

看到威震天艰难地反手拿着一管修补晶体涂抹伤口,派克斯走上去接了过来,“我来吧,这个位置你自己不好弄。”他小心地把晶体挤在手指上,轻轻抹进裂口,再用喷枪加热固化。有些小伤口一次就能处理好,而那些大的要反复操作好几遍。

逼仄的休息室一半被充电床占据,另一半则挤着两个机型高大的金刚,一站一坐,几乎转不开身。派克斯在修复伤口时几乎是贴着威震天的后背。肩上那个最大的伤口可能嵌入了装甲碎片,他不得不用镊子一点一点取出来,他的手上、工具上沾满了威震天的能量液。

治疗的过程静默无语,他的掌缘不断蹭过威震天颈部的精细管线,派克斯能感觉到手下原生金属的温度在升高,角斗士的机体也变得有些僵硬起来。他试图强迫自己从掌心传来的热量中转开注意力,于是看向那个挂在机体上略显突兀的链坠——它就在威震天胸前,近看感觉有点像涡轮狐狸的脸。

“我看到有些金刚把这个徽标刻在机体上。他们是你的粉丝?”

“不全是,有些是……我的读者。”

“你还写作?”

“没以前那么多了。比赛之后……那样的情绪下没法写什么。”是啊,当你刚刚杀了一个同类,你怎么会有心情思考和书写?

“不过还是会写一些。”威震天接着说,“而且卡隆有一些集会,可以进行交流。”

派克斯知道这些事,粒子城还没有出现这样的团体,但一些生活窘迫、劳工密集的地区都兴起了各种小型的政治团体或结社,到处游行抗议,官方也不断派兵镇压,塞伯坦已暗流涌动。

他可能有点走神了,伤口已经修补好了,但他的手却还放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派克斯感觉角斗士机体的原生金属简直都变得烫手了,他们保持着沉默,也许都怕言辞或肢体动作打破了这一刻。

“你为什么到卡隆来?”角斗士突然站了起来,转身面对着他,“为了看比赛?为了拘捕我?卡隆有自己的法律——”

“不,不是的。我只是来确认一下,你知道我不是的!不为什么……”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角斗士伸出手轻轻抚过他的音频接收器,即便卸除了外装甲,这仍然是一个气势惊人的机体。他看着橙红色的光学镜慢慢靠近,前额碰到了他的头雕,“你为什么来这儿……奥利安•派克斯?”

“我,我得走了。明天还有早班巡逻。”明明他的火种在雀跃,但机体却落荒而逃,飞奔出房间,变形为载具形态,用最快的速度驶离卡隆。



下一章

评论(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