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番茄

寻光-剧情篇 Ch.5

上一章


Chapter 5


说明:本章部分内容直接来自漫画原著,我对其进行了改写,并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

【战后-塞伯坦】

他在大黄蜂开口前主动提了出来,避免了让前侦察兵陷入为难却又不得不为的尴尬境地。难道真的要让那个年轻的金刚走进来对他说,“擎天柱大哥,如今民众已把你视为战争本身,为了塞伯坦,为了稳固战后脆弱的和平,请你离开这颗星球”,而其中的潜台词是:我们必须放逐你以平息众怒。

他已在大黄蜂的光学镜中看到了权衡以及下定决心前的挣扎——他一点都没有责怪或被辜负的想法,事实上他还颇为高兴,侦察兵终于成长,懂得妥协、取舍……作为领导者终究要学会这些。

自我放逐这条路本质上对他来说是种解脱,让他再一次感受到自由,重新变成他自己,无需对任何事负责,也无需对任何人尽义务。自从被领导模块认定为领袖以来,他殚精竭虑,总是把责任放在首位,一场又一场战役;一个又一个星球;从宇宙的这头到那头……敌人层出不穷,内部的异见也从未消失,一切早已让他疲惫不堪。有时候他甚至羡慕威震天,起码霸天虎统领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他却不能,太多的道德界限,太多的自我约束。

威震天……当他回归后,他们给他看了威震天独自挑战虚空之主的影像记录。战争期间,他和威震天要么是作为对手打成一团,要么就是各自指挥作战。他已经很久没有站在旁观者角度看威震天战斗了。当面对那个几乎不可阻挡的怪物时,霸天虎统领毫无退缩、气贯长虹,装备了新机体的他在单体金刚中简直无可匹敌。

他离开塞伯坦前最后得到的消息是,搜寻小队没有发现威震天的踪迹,他要么是死于和虚空之主的对战中,要么就是躲起来谋划东山再起。但擎天柱很确定威震天没有死,这个威震天是不会轻易消亡,他太强大了。也因此,他对后者那时的投降之举愈加迷惑不解。

擎天柱给翻天号设置了自动驾驶,随后他放松地靠在座椅上,让光学镜下线,不经意地回想起威震天投降后他们的几次谈话……


大力金刚内部囚室•第一次谈话

他抬头看着被强力夹钳和静滞锁链固定在平台上的威震天。霸天虎统领还真是经历了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升级,新机体已完全看不出当年那个矿工或角斗士的痕迹——除了那对依然闪耀夺目的红色光学镜。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威震天?”他问道。

“我已经到我想待的地方了,擎天柱。”

“我得提醒你,这是在大力金刚的内部。如果他发觉你试图逃脱,会立刻变形为机器人形态,将你压得四分五裂,即使我和你在一起——关于这一点我已经明确指示过了。”

“哈哈,擎天柱,看来你还是没听懂。我并不是来这里计划任何攻击的,我保证。我到这里来,是因为我不想错过即将到来的演出,这是剧场里最好的位置。”威震天狂妄地笑着,告诉他关于斯派克谋杀铲土机的事。

他指责威震天离间汽车人和他们的人类同盟,内芯却升起疑虑。霸天虎统领的语气和神情不像在说谎。

他曾向人类投降,因给这个星球带来灾难而愧疚,并发自内心地敬重这些脆弱却不屈的碳基生命。但如果他真的把自己的同胞——无论是否敌人——引向不分是非,仅仅是缘于种族差异的杀戮,那他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你在和屠杀我们的凶手合作,擎天柱!你现在是我们整个种族的叛徒!”威震天愉快地向他扔出早就准备好的“炸弹”,而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我相信斯派克。”他当时这样回答,但他知道威震天能够听出他声音里那一丝不确定。

“你相信什么都可以。但外面那些你相信的人类,他们并不信任你,他们想方设法地准备消灭你们,不,我们。”威震天提高了音量,“你所谓和平互惠的宇宙跨种族合作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理论。他们可以杀死一个,就可以杀死两个、十个,最终你只会将你的战士、你的同胞带向灭亡。而我才是对的,一直都是对的!哈哈哈!”

这就是威震天的目的——证明他自己是对的,证明擎天柱一直以来秉承的理念错了。如今,警车已证明了威震天的话,斯派克自己都供认不讳。现在,塞伯坦的战争结束了,大部分金刚都离开了地球,但他的人民驱逐了他,他的盟友背叛了他。此刻,在银河的阴霾里,擎天柱仿佛仍能听到威震天嘲讽的笑声……


-大力金刚内部囚室•第二次谈话-

铁皮认为他在拖延,虽然老战士绝无一丝指责的意思,但他的确有些惭愧。威震天一直是他的责任,他没打算回避,但想到要和威震天面对面的把他们这几百万年的纠葛摆到台面上来好好谈谈,这事莫名其妙的让他从心底里发怵。

他曾从囚室的小窗中观察威震天:向宿敌投降,被钉在墙上,身上插满抑制芯片,围观者里三层外三层,谁拉一下电击把手瞬间就能送他去见普神……在这样的场景下还能悠然自得的,大概也只有他威震天了。

他让大力金刚给他们一点私人空间,却没有设置音频隔断,也许他当时的确是有点注意力不够集中。这一次他解开固定夹钳,想要进行一场面对面的谈话。可是,无论他怎么问,威震天对于投降的原因始终闪烁其词,直到最后他们的谈话离题万里。

“威震天,这里就只有你和我,我们得放下仇恨好好谈谈。”他当时这样说。

“哈,仇恨——是一个汽车人教会了我仇恨,在一间满是污迹的拘留室里。是仇恨支撑着我活下来,比起仇恨,欲望或是野心都算不得什么。事实上,回首这四百万年的历程,我意识到其中有两样东西是恒量:仇恨……和你。”

“不,不,擎天柱。我不恨你——我恨你所代表的东西,我恨你为了维护它而不惜与我作战。而这样东西,明明也曾是你所痛恨的!”他伸手点了点擎天柱胸口,“它就在这里,一个被腐朽贵族阶层所信仰的古老图腾,依靠继承传递权力。你忘记了抽取民众机体能量的竞天择,你投靠了领袖世系!”

威震天的话让他极为震惊,这是第一次,他们向对方谈及彼此的存在意义。当霸天虎统领宣称并不恨他时,他知道这同样也是自己内芯的感受。

他们你来我往地回忆起一场又一场战役,谢尔曼大桥、地狱门、沃尔斯克、拉达莫尔……最终发现他们缠斗了几百万年,一次又一次试图把对方揍成炉渣,却谁也没能成功。

对话有些古怪,似乎对于同一件往事他们的记忆完全不同——塞伯坦人是机械种族,他们可不会因为时间久远而记错!

“我没有!”他反击了威震天对于他投靠领袖世系的说法,“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掉下去?更不可能找到领导模块!”

“擎天柱,那种情况下我只能暂时退开,你竟然斤斤计较——”威震天的话令他摸不着头脑,“算了,这个话题到底为止,太遥远的事情,已经不值得追究了。”

什么是值得追究的?那些他们把彼此打得断胳膊断腿、粉身碎骨,刀砍炮轰,火种差点熄灭的事情?

那个古怪的对话没有继续,他只是又一次提出和解,想要终结战争。但威震天没有回应他,反而问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知道威震天为什么投降。


下一章

评论

热度(39)